阅书小说网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倭寇的图谋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倭寇的图谋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最后的超级战士铁骨铸钢魂权谋天下:姑姑太撩人特种兵之军人荣耀张雯小龙雯雯错误的邂逅重生之绝世弃少程璟然赵苏禾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应天歌舞升平数百年,只见暖风桃花雨,何曾见过凶残的一幕!

    整整三车的首级!如三车京观一样!

    首级上多有火药炸烧痕迹,毫无疑这些首级正是樱桃园前阻击明军的首级!

    城墙上的官民看到这些阻击明军的首级,一个个吓得浑身额栗,牙齿拼了命的打架,全身像是筛糠一样哆嗦,心也惊胆也颤,魂也飞魄也散,外面的倭寇好似催命的黑白无常,末世似乎顷刻便能降临。

    惊叫!

    哭泣!

    绝望!

    城墙上的乱成一团,若非张经严令下城墙者死,并且守军当场格杀了一名试图逃下地墙上的小吏,城墙上的官员早就跑个干干净净了。

    锅岛直男等倭寇看着城墙上惊慌失措的官民,指指点点,笑的不可一世。

    “三番郎,我看明人已经胆寒,人心惶惶,何不趁此良机,发出信号,令前日混入城中联络的松下等人,里应外合,夺下城门!”

    锅岛真男一双眼睛泛着红光,贪婪的望者一眼面前的巨城,扭头问一旁的松浦三番郎,言语里毫不掩饰他对应天巨城的垂涎和贪婪。

    若是能打下应天城,那他锅岛直男可就是倭国有史以来最牛逼的武将了!

    倭史留名!

    锅岛真男当然知道,即便能夺下城门,也不可能守住,但他可以趁机在应天威逼利诱一批亡命之徒,深深埋藏在应天,待日后殿下尽起大军劫掠大明江南,他就可以令埋伏在城中的钉子,再一次里应外合打下这座巨城,数不清的财富和荣耀,将会令他锅岛直男名垂倭史!

    如此一座巍峨巨城,我倭国的京都洛阳跟此城相比,简直就是婴儿跟相扑横岗的差别!听说这还只是大明的陪都,不知道大明如今的帝都顺天该是如此雄伟模样!当然,顺天就不用想了,应天近在咫尺!着是应天巨地成为我的踏脚石,那我锅岛直男将达到何种程度!

    说不定,我锅岛直男后也可以有机会成为一名威展一方的大名。

    我们锅岛家族也有机会可以成为名门之家!

    太有可能了!殿下有大明江南的财富为后盾,制霸肥前不费吹灰之力,统军上洛,布武天下,也大有可能!到时候,我们锅岛家族凭借我此次的战功以及日后我和大哥等兄弟立下的战功,殿下十有八九能赏赐我们锅岛家一个大名!

    锅岛直男贪萎的望着应天巨城,心越来越热,一双眼睛也越来越红。

    如此大的诱惑在眼前,锅岛直男如何能不垂涎三尺、蠢蠢欲动呢!

    相比于激动的锅岛直男,松浦三番郎明显冷静的多,他微微摇了摇头。

    “锅岛将军,现在还不是时候。应天乃是大明的陪都,你也看到了此城有多么高大,守兵众多,虽然他们此刻惊慌失措,但是也非我等这点兵力可以拿下的。除非有松下他们以及他们发展的明奸里应外合,否则我们没有一丝机会可以夺下如此巨城。而松下他们里应外合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动用,能成则以,不成,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我们要在机会最大的时候,捕捉最佳时机,动用松下他们,这样方有机会染指这座大明第二雄伟的巨城!”

    松浦三番郎耐心冷静的对锅岛直男解释道。

    “三番郎,明人都吓破胆了,怎么还不是机会啊?若是再等下去,给明人缓冲时间,明人就没那么怕了。”锅岛直男不满的说道。

    “锅岛得军,机会只有一次,所以不得不慎重。此时还不是最佳时机。我小时候,叔父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问我手里剑什么时候威慑最大?我说手里剑射向敌方大将时威慑最大。叔父摇了摇头,他说错了,手里剑在出手前威慑力最大,一旦出手,威慑力就没了,只要手里剑不出手,敌人就会心惊胆颤,他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手,就会时时刻刻都要费心费神提防,精神高度紧张,到最后敌人会崩溃,露出致命的破绽。锅岛将军,此时的情况就像叔父所言。只要我们在城下,我们的威慑力就会与日俱增,只要我们不出手,就像埋下了一个恐惧的种子,城上的恐惧就会随风野蛮生长,一直长,一直长,直到我们出手为止。现在有明人守军把守城门,松下他们势单力薄,很难得手,我们要让明人恐惧到征发百姓守城,我在松下他们混入应天前,已经给松下他们下令了,让他们等待这一时机,一旦明人征发百姓协助明军守城,松下他们就会主动请缨,混入百姓之中协助明人守城,他们会找机会协防城门。呵呵,这个时候,才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机。所以,希望锅岛将军再耐心等待一些时间,等待最佳时机再出手。”

    松浦三番郎耐心的向锅岛直男解释,道出了他布下的后招手段。

    锅岛直男闻言,眼睛不由一亮。他虽然不擅长计谋,但是也不傻,能够分析出计谋优劣,且他对兵事有高于常人的敏锐直觉按照松浦三番郎的计谋,松下他们混到协助守城门百姓里面,有他们在城门里面配合,再突然发动袭击,夺取城门的成功率可是相当的大啊!比现在发动里应外合突袭,胜算至少提高了四成不止!

    锅岛真男望着应天巨城,甚至都想到他提着倭刀,站在应天城上的那一刻了。

    激动,兴奋!

    锅岛直男的呼吸都加粗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等!

    值得等!

    必须等!

    “吆西!三番郎你的计谋大大的可以。”锅岛真男禁不住伸手拍了拍松浦三番郎的肩膀称赞道。

    “都是锅岛将军信任,我才有表现的机会。”松浦三番郎谦虚道。

    “好,那就再等一等。”锅岛直男点了点头。

    “不过,也不能一直等,将军我们兵分两路,在安全距离内,在城门两侧两里内游走,给城上守军压力,迫使他们征发百姓守城。”

    松浦三番郎建议道。

    “好,一切都听你的。那你我两人,各率一半人马,给城上明人制造压力。”锅岛真男点了点头,采纳了松浦三番郎的建议,招手对磨下倭寇吩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