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倭临应天,略备薄礼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倭临应天,略备薄礼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最后的超级战士铁骨铸钢魂权谋天下:姑姑太撩人特种兵之军人荣耀张雯小龙雯雯错误的邂逅重生之绝世弃少程璟然赵苏禾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夕阳已经西下,在一片血红余晖中,锅岛直男、松浦三番郎率领五十七个倭寇大摇大摆的顺着官道径直走向应天城,步履悠闲至极,伸手指点不远的应天巨城,说说笑笑,不像是攻城,反倒像是踏春郊游一样。

    倭寇步履优哉游哉,可是应天城上却悠哉不起来,他们看着城外优哉游哉信步而来的倭寇了,如临大敌,一个个恐惧紧张的头皮发麻、心跳加速。

    倭寇优哉游哉的脚步每多靠近城池一步,城上的百官和百姓的紧张恐惧就多增加一分。

    当倭寇出现在应天城下一箭之地外,从城上可以看清他们狰狞面孔的时候,应天城上的恐慌也就达到了巅峰。

    这伙倭寇端是嚣张可怖,领头的倭酋身着一袭华丽的倭式大铠,饰以红色纹理,手持一把寒光闪闪的倭刀,最令众人心惊胆战的是这个侯首竟然还擎着一把明黄舆伞,骑着一匹缴获的战马,极具视觉冲击力。

    衣红乘马张黄盖!

    这是多器张啊,张黄盖这可是帝王的依仗,这伙倭寇进犯应天陪都就已经大大的打了大明脸面了,现在倭首竟然僭越帝王依伙,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打脸了,这是将大明的脸面踩在脚底下狠狠的摩擦又摩擦啊!而且还特别将嘉靖帝的脸面也狠狠的踩了一脚,并重重的吐了一口浓痰。

    应天城墙上的官员看到倭酋的行头后,一个个尽皆面色苍白,他们明白,当前这场景一旦报到嘉靖帝案前,那圣上的雷霆之怒怕是要加倍又加倍。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在场的一众同僚的乌纱帽,怕是不知道有多少保不住了!本来倭寇兵犯应天城,南直隶、江浙官场的乌纱帽就得掉一大批,现在倭酋如此僭越,这乌纱帽怕是要多掉一倍不止啊......

    倭寇祸害了多少老百姓,这些官员感触深不了多少,那只是一个数字,最多发几句痛惜感慨罢了,可现在关系到他们的乌纱帽,他们就感受到肺腑了。

    “祸事啊祸事!大祸临头矣!”

    “倭酋安敢如此辱我大明!如此狂徒,合该千刀万剐!圣上,愧对圣上啊!”

    “倭首如此器张,圣上必然雷霆之怒,这下可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在场的一众官员如丧考妣,捶胸顿足,比普通老百姓的紧张和恐惧要多得多。

    除了倭首外,其余倭寇也都身着狰狞可怖的倭甲,手持倭刀、太刀等寒光四射、狰狞可怖的兵刃。倭寇地中海式的发型在城上官民看来如地狱里披头散发的恶鬼一样,倭寇手持的太刀比明军腰刀几乎长一倍,倭寇背的长弓几乎人高,更显的狰狞可怖,令城墙上的众官员和百姓望而丧胆。

    除此外,这伙凶悍倭冠还拉了三辆马车,马车上盖着黑色的油毡布,不知道下面盖的是什么。城墙上的一众官民心惊胆战之余,还有些好奇倭寇拉的是啥。“

    “倭寇拉的是啥?火药吗?!难道说他们想要用火药炸毁城堵吗?!”

    有人小声嘀咕。

    不过,人们对此猜测并不是很担心,一来倭寇不好靠近城墙爆破,二来火药威力有限。这三车火药看似多,但也炸不毁城墙啊。确实,这个年代的火药威力有限,比例配方跟近现代黑火药不一样,这个年代的火药配方中还掺杂了一些丹砂、毒烟等乱七八糟的杂物,配比不纯,爆破的威力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倭寇拉的会不会是粮草辎重啊?”

    城上的人们又考虑这一种可能,猜测倭寇拉的会不会是他们的粮草辎重。难道倭寇准备长期围困攻打应天城吗?!可他们再能打也只有五十来人而已啊。再说了,倭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哪里需要粮草辎重啊,如果他们饿了,去周边村镇抢就是了,他们素来就是这么做的。

    因此,人们对这一种猜测也持怀疑态度。

    那倭寇马车上究竟拉的是什么?!城墙上众人在恐惧之余,猜测不断。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倭寇到了城下后,驱赶马车继续往前走。

    “放箭!放箭!不要让倭寇靠近,不要给他们施展什么阴谋诡计的机会!”

    “放箭!”

    兵部右侍郎史鹏飞及几个将领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下令守军放箭!

    嗖嗖嗖

    城墙上的明军应声放箭。

    顿时,一波羽箭飞了下去,不够效果真的不敢恭维,大约只有五分之一的羽箭属于正常水平,其他的三分之二的羽箭要么是射的太近,要么就偏的太离谱。

    倭寇看着明军的羽箭哈哈大笑,他们一点也不紧张,因为他们早就估算着距离呢,在明军一箭之地外停下,明军的羽箭只有五分之一的羽箭在他们面前两三米出落地,其他的要么软弱无力的早就落地了,要么偏了十万八千里。

    “仅有五分之一的羽箭勉强过得去,呵呵,这就是大明的京营禁军吗?!射箭的水平比县城兵卒也强不了多少!看来,大明禁军也不足为虑。”

    松浦三番郎粗略数了一下羽箭数量,扯了扯嘴角,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嘲笑。

    “呵呵,这趟应天之旅没白来,大明禁军也就这样了,多是无能之辈。日后,殿下可以放心尽起大军前来了。”锅岛直男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大明官军不足为虑,不过大明的城池还真是高大啊。如此巨城,真是令在下大开眼界,我曾经跟随家督去过上京,但是上京远逊于此啊。”

    松浦三番郎看着应天城,感慨道。

    “呵呵,再高大的城池,也有被攻陷的一天,概莫能外。这次就让我们试试。”锅岛直男舔了舔嘴唇,扭头对赶车的倭寇挥了挥手,下令道,“将礼物送给明人。”

    几个赶车的倭寇嗨了一声,用力一拍马臀,将马往前驱赶,同时用力掀开油毡。

    “哈哈哈,明人,我们远道而来,略备薄礼,不成敬意,还请你们笑纳的干活。”

    锅岛直男哈哈大笑了一声,大声对应天城上的官民喊道,笑的异常狰狞可怖。

    马屁被拍后,受惊前奔,油毡又被倭寇揭开,马车上的东西顿时映入应天城上官民眼中。

    “啊?!人头,是人头!”

    “天啊,竟然都是人头,吓死老子了......”

    “啊!!!!!”

    城墙上众人看到满满三车人头后,不受控制的失声惊叫了起来,恐慌之情瞬赠百倍!胆子小的官民,好多都被吓尿裤子了,甚至有个文弱官吏吓得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了。周围人又是打耳光,又是掐人中,一番操作后抢救了过来,但是恐慌气氛再次陡增,像瘟疫传播一样,瞬间在城头上传播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