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我在大唐有后台 > 第417章 【我想进你的后宫】

第417章 【我想进你的后宫】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最后的超级战士铁骨铸钢魂权谋天下:姑姑太撩人特种兵之军人荣耀张雯小龙雯雯错误的邂逅重生之绝世弃少程璟然赵苏禾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数日之后,幽州城中。

    顾天涯一边批阅着文书,一边语气温和的向人发问……

    “渊盖苏文专门派人向我禀告,说是新丸城出现一个才华横溢的少年,在今次的官吏征召比赛中,此少年毫无阻隔连胜三场!”

    “并且,皆是以极大优势击败对手!”

    “此前我已经颁布了官吏征召的法令,凡是高句丽人能在考试中合格一场,那么便可入选官衙,予以赐发官吏告身。”

    “赐发给你官吏告身之后,便代表你是幽云顾氏的麾下一员,从此享受俸禄,可以养家糊口。”

    “前几日我接到安东督护府的回禀,说是那些胜出一场的应试者全都接受了文书。如今已经开始任职,担负起官吏的责任。”

    “然而令我奇怪的是,你这个第一名竟然拒接了接受文书,不但拒绝接受文书,你还提出要求要见我……”

    顾天涯说到这里的时候,手中批阅文书的笔杆微微一停,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乞丐,笑意涔涔的问道:“说说吧,你有什么诉求?又或者说,是有特殊的意图。”

    在他对面不远处,小乞丐双手下垂保持恭立,闻言轻轻抬头,眸子精英剔透。

    她未曾说话先是深吸一口气,仿佛要给自己鼓足勇气一般,然后才恭敬回答,声音软软好听。

    道:“世上之人皆知,您是一位智者,不但学识渊博,而且洞察人心。所以,我不敢在您面前玩弄心计……”

    顾天涯呵呵一笑,淡淡道:“有事说事,不用恭维,像你这般聪慧的孩子,应该明白我如今的层次已经不在乎恭维。”

    小乞丐抿了抿嘴,轻轻点头道:“是,您教诲的对。”

    她果然不敢再用恭维语言,而是开始郑重其事的回答,再次声音软软的道:“在这一次的官吏征召考试中,我用尽自己所有的能力争夺第一,连续三场,场场胜出,而在每一场胜出之后,都会有大量的官员围堵我,他们语气十分热切,不断征询我的意见……”

    顾天涯似乎早就知道这种情况,所以继续保持倾听没有插话打断。

    小乞丐继续道:“他们围堵我询问我,问我愿不愿意接受文书,只要我愿意接受,随时能成为他们一员。”

    小乞丐说着一停,紧跟着又道:“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汉人官员注重才干。他们之所以对我热切以待,不惜同僚之间的友谊而争抢,无非是因为我名列第一,他们想招揽一个有才能的属下。”

    “但是,我连续三场考试之后都选择了拒绝。”

    “而我之所以选择拒绝,是因为我想要的更多……”

    小乞丐说着又是一停,声音变的有些异样,轻声道:“我在应征之前,仔细的研读过征召法令。正是因为钻研透了征召法令,才发现这份法令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顾天涯面带微笑,鼓励道:“继续说,我很有兴趣听。”

    小乞丐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按照这份征召法令,应征者分为三个阶层,比如第一场考试之后,合格者可以拿到吏员文书……所谓吏员,就是小吏,也就是说,第一场考试的合格者只能当小吏。”

    顾天涯终于插了一句话,笑意涔涔的道:“显然,小吏的职位不能满足你,对吧?”

    小乞丐毫不掩饰,点头予以承认,恭敬回答道:“您说的对,小吏的职位无法满足我。”

    她紧跟着又道:“第二场考试之后,合格者可以拿到告身文书,所谓告身文书,就是授官的任命状,也就是说,第二场考试的合格者才算是进入官员行列。官,不是吏。”

    顾天涯又差了一句话,笑道:“这第二场考试所赐发的官位,显然仍是无法满足你的胃口喽?”

    小乞丐眸子辉闪,轻声细雨的道:“是的,因为官位太低。”

    她说着抿了抿嘴,偷偷观察顾天涯的表现,发现顾天涯似乎并没有生气,这才再次轻声细雨的道:“第二场考试给的官位,仅是衙门之中的小官。于我而言,还是不够。”

    “那么第三场呢?”顾天涯继续保持微笑,意味深长的问道:“按照我颁发的那份法令,第三场考试的合格者可以赐发从七品官身,从七品官位是什么概念呢?已经相当于大唐这边的县令!”

    顾天涯说着也停了一停,又道:“连续三场合格者的待遇,就可以直接从白身变成七品,而你的待遇将会更高,因为你连续三场都是第一名。”

    小乞丐毫不迟疑,脱口而出道:“即便如此,也只能给个正七品上的官。正七品上,仅相当于大唐这边的上县县令。”

    顾天涯失笑摇头,道:“这已经很不低了吧?我当年的才只是个驿长。”

    小乞丐再次抿嘴唇,轻声道:“我和您不能比,我没有崛起于烂泥而腾飞的本事。所以,我想在起点之时就很高,很高……”

    顾天涯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道:“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你会连续拒绝应征。原来是给的官位不能满足,所以你才提出要求要见我。”

    他说着看向小乞丐,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么,你的诉求是什么呢?”

    ……

    小乞丐陡然抬起手,摘掉了戴在头顶的帷帽,然后她将簪子拔开,三千青丝散落而下。

    她眸子晶莹如水,鼓起勇气看着顾天涯,道:“您现在应该明白了吧,我是个女扮男装的少女。所以我的意图有两种,将会依照您的心意而选定。”

    顾天涯不置可否,淡淡道:“继续说。”

    小乞丐轻吸一口气,指着满头青丝道:“我向您展现自己的女儿身,就是想要达到第一种意图。而以您的精明和睿智,想必已经洞穿我的心思。”

    顾天涯点了点头,再次淡淡道:“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你这是想要嫁给我的意思?”

    小乞丐‘嗯’了一声,眸子光彩闪闪,反问道:“那么您愿意要我吗?”

    顾天涯直接摇头,干脆利索的道:“首先,我不好色。其次,我已成家。再次,政务烦劳。最后,我暂时不缺女人。”

    说着一停,接着又道:“如今的我,已经有一妻四妾,咦,不对,我还有一位众所周知的外室,那是我妻子一棍子把我敲晕扔到床上给弄出的外室,此事曾经传遍天下,想必你也听说过吧。”

    顾天涯笑了起来,望着小乞丐道:“一妻四妾,外有一室,对于男人来说,这已经很是满足。所以,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哪知小乞丐猛然开口,争辩道:“但是您马上要就开国,从此将会是君主层次。自古君主之后宫,岂能仅有了了数女?多我一个,不算多吧?”

    顾天涯失笑出声,摆摆手道:“我确实要开国,但却是个诸侯国。”

    小乞丐好不退让,直接开始背诵一段汉家古礼,大声道:“诸侯国主,当有三宫,一宫乃正妻,二宫名世妇,三宫曰御女……妻,只一人,世妇,可两人,御女,有八人……一妻二妇八御女,另有妾侍不足计……”

    显然这女孩做足了准备,一番古礼背诵的条理分明,大声辩驳道:“您就算是个诸侯,但也可以配享十几个女人,如果再算上妾侍的话,几十个上百个也不算多。”

    顾天涯面色古怪,足足好半天后才找出反驳的说辞,道:“你背诵的乃是古礼,现在已经不是战国春秋。”

    这是一种婉转但却坚决的拒绝。

    小乞丐明显有些失望,垂下头轻轻叹了一口气,但她猛然又抬起头,眸子直直盯着顾天涯,鼓足勇气问道:“我不够漂亮吗?”

    顾天涯迟疑一下,终究不愿意骗人,回答道:“你很漂亮,容貌上佳。自古就有句老话,辽东女子如水……汉人书生甚至专门造过几句诗词,就是用来形容你们辽东女子的。比如温润新罗婢,娇柔高丽女,纤腰若无骨,抚盈一手握。”

    说着猛觉不妥,连忙改口说辞,略显尴尬道:“这都是汉人书生弄的词,可不是我贪图女色。”

    小乞丐立马接口,道:“男人好色,天经地义。”

    顾天涯郑重摇头,道:“不能说是天经地义。”

    小乞丐聪慧伶俐,并不和他辩驳,直接转移话题,猛然开口又问道:“我不嫩吗?今年我才十六岁!”

    顾天涯终于皱起眉头,脸色一沉道:“关于这件事,我觉得咱们没有必要再讨论下去。如果你提出要求要见我只是这一个诉求,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应该打道回府了。”

    小乞丐满脸失落的垂下头去。

    足足半晌过去之后,她才重新又抬起来来,轻声道:“其实,我在心里早有预料,像您这样的人物,又岂能为女色所动。”

    顾天涯大有深意看她一眼,问道:“那么,你应该还有第二手准备吧。”

    “是的!”小乞丐并不隐瞒,冲着顾天涯平静一笑。

    这时她已经不再提及刚才那个话题,而是脸色肃穆的道:“我刚才就跟您说过,我求见您的意图有两种,至于是否能够达成,将会依照您的心意而定。”

    说着一停,幽幽又道:“第一种意图,是我最渴望达成的目标,如果能够成为您的妾侍,那将是再好不过的成功。”

    “可惜,您明确的拒绝了我。”

    “那么,我就只剩下第二种意图需要达成了。”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将青丝拢起,然后插好簪子,然后带上缒帽,这时的她,又变回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年书生。

    只听她语气猛然一改,变得无比郑重和肃然,抱拳行礼,恭敬而求,脆声道:“中原有句古话,叫做数典忘祖,我愿以此为之,成您麾下重臣。”

    顾天涯深深看她一眼。

    足足有半盏茶时间不做答复。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小乞丐竟能承受住这种沉默的压抑,她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等候着,仿佛有十足的信心可以得到答复。

    终于,顾天涯缓缓开口道:“虽然高句丽人的性格极其执拗,并且骨子里有着强烈排外心。但是你今天既然站在我面前,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隐秘……像你这般想要谋取功利的高句丽人,其实也是有很多很多的。”

    “他们同样对我有所承诺,甚至是卑躬屈膝的哀求,只要我能够给予他们权势,他们愿意帮我去做任何事。”

    “这也就意味着,我其实并不缺乏向我效忠的高句丽人。”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凭什么让我选择你而不是选择他们呢?”

    “你刚才说要成为我麾下的重臣,你可知道重臣这两个字并不是随便说说……所谓重,就是重用,所谓臣,则是臣子。等我开国成为诸侯之时,我麾下的重臣会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而当我有一天成为帝王时,我麾下的重臣又该是何等层面?”

    “小丫头,你告诉我,这样一个人人羡慕的位子,我凭什么要赐给你一个高句丽人?”

    “就凭你连续三场考试位列第一吗?”

    “我可以告诉你仅凭这一点远远不够!”

    ……

    顾天涯的这一番说辞,语气极为严肃和郑重,之所以他如此郑重,明显是对小乞丐有所期待。

    而小乞丐果然也不负他的期待。

    这个少女仿佛早就预料到顾天涯的说辞。

    故而,她也早就准备好了体现自己价值的回答。

    “辽人治辽,是您的手段,而我,能配合您的手段。”

    少女说着轻轻吸了一口气,目光陡然闪烁着一抹决然,并且这决然之中,分明还带着凶狠。

    她俏脸森寒一片,语气却说不出的温柔。

    她看上去像是可爱的邻家少女,然而说出的话语却令人心颤。

    “曾经的我,性格温婉,最大的梦想是给百姓谋福,让新丸城的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

    “可是现在的我,心里充满了怨恨。我要当一个最坏最坏的女人,用尽一切手段折磨高句丽人。”

    “汉人有句古语,蕴含很深道理,这句古语是什么呢,是穷人翻身比世家更狠。今我借用这句话,表明我的心思……”

    “当一个国家和民族被人打败和统治之后,手段最狠的其实并不是入侵者,而是,我这种背叛族群的人。”

    “若您肯重用我,那我将配合您的辽人治辽,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折磨和压榨所有的高句丽人。”

    “让他们连顺民都当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