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失火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基于这两个理由,在他看来,慕敬一简直就是一个罪无可恕的存在。

    “不光是因为这些吧?还因为他才是明达真正的亲生儿子,你对慕敬一,始终不能完全卸下防备。毕竟,在你看来,你们两个人在利益方面,存在直接的冲突。”

    傅锦行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闻言,明锐远也没有否认。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可能真正相信他。但我也做不到真正相信你。”

    他悻悻地说道。

    “彼此,彼此。”

    曹景同言简意赅地回答道,不仅如此,他还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贸然信任,和随意质疑,这两种态度同样都不可取。那我们就尽量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吧。”

    傅锦行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接下来,他们三个人终于做到了摒弃成见,好好地聊了一番。

    对于傅锦行的一些计划,明锐远在听完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佩服。

    在此之前,他听说了明达的做法,虽然觉得不够君子坦荡,但也不得不承认,非常有效。

    相反,傅锦行倒是一直都没有做过什么回击的行为。

    在明锐远看来,实在太弱了。

    就像是一个只会受气的小媳妇一样,逆来顺受的,哪怕被人欺负了,也不敢欺负回去。

    现在看来,却是他沉不住气了。

    “你要为景同打一打掩护,我相信,明达那边其实已经对他起了疑心。你们最近都要特别小心,明达不是一般人,我查到了,他当年可是最优秀的情报搜集人员,别看退役了,但资历还摆在那里。”

    说完,傅锦行压低了声音,报上了一个组织的名字。

    听了之后,曹景同顿时脸色大变。

    “原来是那里的人……”

    他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每一次我和他说话的时候,不管我表面上做得多么镇定,心里都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我原来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太不正常,你这么一说,看来我是太正常了才对。”

    傅锦行点头:“是啊,就算已经离开很多年了,那种气质还是存在的,更别说能力,那都是通过多年训练,靠着潜移默化去形成的。”

    “这么一来,我们的压力就更大了。”

    曹景同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无比。

    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从小在国外长大的明锐远就像是在听天书一样,一脸懵懂。

    “喂,你们俩嘀嘀咕咕地在那里说什么呢?什么这里那里的,那里到底是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他急得就快要跳起来了。

    傅锦行无奈地给明锐远解释道:“好吧,举例来说,你看过《碟中谍》系列电影吧?”

    看过是看过,但明锐远依旧不明所以:“干嘛?我不喜欢阿汤哥,他的个头太矮了。”

    曹景同忍不住插嘴道:“和外形没有关系,我们说的是身份。身份,你懂了吗?”

    这样一来,明锐远终于明白了。

    他张了张嘴,显然也是大吃一惊。

    “怪不得明达当年走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你说,他是不是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去了,所以才不能跟你妈说实话啊?”

    明锐远的脑子果然转得快,他迅速发挥了八卦小王子的天性,将这件事和明达的私人感情生活又联系到了一起。

    十分难得的,傅锦行没有觉得他这是在胡说八道。

    而且,他还点了点头:“这么说来,是很有可能,我也有过类似的推测。”

    正因为自己是工作需要,不得不离开,所以,当明达回来寻找梅斓,想要跟她解释清楚的时候,发现她不仅已经嫁人,还杀了他们的孩子,才会愤怒不已。

    “或许,他也曾经怨恨过自己的身份,但又无能为力,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明达才会把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到别人的身上,通过报复,来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点。”

    曹景同在一旁附和道。

    听来听去,明锐远又不耐烦了:“停!我们不是心理医生,用不着去分析别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现在最重要的是防止明达和慕敬一两个人搅和到一起去!”

    这句话倒是真的提醒了傅锦行。

    慕敬一虽然离开了中海,但不代表他无法和明达接触。

    “明达最近都在忙什么?”

    傅锦行问道。

    “这就很难说了,他平日里也不怎么去公司,就算有事,大部分都是交给秘书去处理,连我都很少见到他。”

    明锐远一时间给不出什么令人满意的回答。

    “他带你去过一家面馆吗?”

    傅锦行想了想,又问道。

    “面馆?”

    明锐远摇头。

    他没好意思直说,自己从有记忆开始,就几乎没有和明达在家里一起吃过饭。

    更不要说去外面的餐厅一起用餐了。

    小时候,他很不理解,也偷偷伤心过,甚至对着家里的佣人发过脾气。

    后来,等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明锐远就懂了。

    既然他不是明达的亲生儿子,明达自然也不需要像是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自己。

    更不要说,平心而论,明达对他已经很好了。

    “时候不早了,今天就暂时先这样吧。”

    看了一眼时间,傅锦行起身,准备离开。

    见他要走,曹景同也立刻跟上。

    倒是明锐远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好像还不想走似的。

    “你不走?那也行,这家的咖啡还不错,我请客,你慢慢享用。对了,你等一下再走,和我们错开。”

    回头看了一眼,傅锦行说道。

    不等明锐远开口,他和曹景同已经一个从前门,一个从后门,分别离开。

    “喂!”

    落单的明锐远为了安全起见,只好又坐下来,他默默地喝了一杯咖啡,玩玩手机,这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