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490章 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第490章 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斯迦的鼻子差一点儿就要气歪了。

    不过,她忍住了,没有当场发火。

    因为她很想看一看,孟家娴口中所谓的商业评估又是一个什么玩意儿。

    所以,何斯迦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傅锦行的身边。

    他低头查阅着手里的东西,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看完了吗?给我看看。”

    她伸手接过去,也翻了起来。

    不得不说,孟家娴找的这家专业机构,的确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他们不光把何家大院的运营情况给调查得清清楚楚,连月度、季度和年度的盈利也预估得十分接近,应该是在相关部门那边有关系,连纳税额都当差不差。

    此外,十多家海产干货连锁店的品牌价值、产品销售和市场份额之类的,就更加不在话下了。

    “呵呵,我都怀疑是不是出内奸了。”

    何斯迦把手一扬,丢掉那一摞厚厚的报告书,直接扔在脚边。

    “就算我不是何元正的女儿,但这些生意都是我一手一脚地经营出来的,你对孟氏付出了多少心血,我对它们就付出了多少心血,甚至还比你多。你凭什么拍拍巴掌,就想让我滚蛋?”

    她是真的生气了。

    也许,对于何斯迦这种女人来说,她已经习惯了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和颐指气使的态度。

    更不要说,她现在的心态已经偏激到了病态的地步。

    “你……”

    不等何斯迦说完,何斯迦就恶狠狠地打断了她:“你什么你,我什么我?别忘了,当初抱着孩子去南平的是孟蕊,也就是你的亲生母亲!不排除是她偷走了孟家的孩子,或者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逼迫孟昶做她的帮凶,但无论哪一种可能,罪魁祸首都是她!真要论起来,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居然还想倒打一耙?”

    不就是耍无赖吗?

    谁不会?

    难道全天下就只有她孟家娴一个人会胡搅蛮缠吗?

    看着孟家娴哑口无言的样子,何斯迦越发觉得,要是自己再继续容忍下去,她还不知道要猖狂到什么地步。

    “你、你这是……要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吗?”

    眼看着何斯迦的态度冷硬,孟家娴反而心虚起来了。

    “你连这种事都做出来了,我为什么不可以?”

    冷笑一声,何斯迦指了指地上的东西。

    “那个老东西究竟许诺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向着他?何斯迦,你们之间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吧!无利不起早,你犯得上对一个厨子这么孝敬吗?”

    尽管刚才被何斯迦的气势给震慑了那么一下子,但孟家娴还是很快就重整旗鼓,再次发难。

    “一个没结婚,没儿没女的老头子,唯一还有价值的就是他做得一手好菜吧?我说他怎么一把年纪了,还在你开的餐馆里卖命,原来是你……”

    孟家娴越说越来劲儿,她眼前一花,没等看清楚,脸颊上就被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何斯迦抡圆了胳膊,刚才她可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节省,全都招呼在了孟家娴的脸上。

    “你是女的,我也是女的,我打你,可就不算是什么男人欺负女人了吧?”

    她斜着眼睛,冷冷地看向对面的女人。

    被打了耳光的孟家娴呆住了,她活了这么大,还没有当众受过这样的屈辱!

    “你!你敢打我?!”

    她一手摸了摸发热的脸颊,惊讶地喊道。

    眼看着,孟家娴就要扑上去,何斯迦也不躲,她索性站稳了,两只手举起来,准备好了继续抽人的架势。

    “打你怎么了?谁让你的嘴那么臭?你对我不客气也就算了,戴叔叔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不仅不认他,还侮辱他,有你这种女儿才真是不幸!”

    事到如今,何斯迦也已经看明白了。

    孟家娴打心眼儿里不接受她是戴立彬的女儿,就因为戴立彬无权无势。

    假如戴立彬是一个有钱有本事的人,她说不定早就嗷嗷地叫着,直接冲过去认亲了。

    这种人真是可气,可恨,又可悲。

    连自己的至亲都可以不在意,甚至出言诋毁,何斯迦觉得,孟家娴已经没救了。

    原本,因为蒋成诩出轨的事情,作为女人,她还挺同情孟家娴的。

    “好说好商量,你不肯,那就算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实在不用害怕戴叔叔会缠着你,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在临死之前,能够和你父女相认,聊聊天而已。”

    何斯迦已经想好了,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戴叔叔快不行了,自己就算绑着孟家娴,也要把她绑过去。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确实不对,但戴叔叔苦了一辈子,如果临死之前都不能看上亲生女儿一眼,就太惨了。

    “他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顿了一下,孟家娴把脸一板,面无表情地问道。

    “你还真是冷血。”

    听到这个回答,何斯迦已经不怎么惊讶了。

    “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吧?如果不想被人架出去,就自己离开。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没脸。”

    她就站在门口,催促着孟家娴离开。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厚脸皮到这种程度呢?

    何斯迦三番五次让她滚,偏偏,她还站得比谁都稳。

    “你又不是这里的主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走?傅锦行,我要说的已经都说了,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孟家娴好像没听见何斯迦的话,继续问道。

    “我没考虑,因为我根本不可能答应你的提议。孟家娴,你最好别装疯卖傻,我这里不是由着你撒野的地方。”

    对于除了何斯迦以外的其他女人,傅锦行一向没什么耐性。

    更何况,还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你就不怕我把整件事都捅出去?傅锦行,傅氏现在可是多灾多难,经不起一点点风吹雨打了。还有你,何斯迦,你浑身上下的黑点太多了,根本都用不着我去故意黑你,只要让人在网上带一带节奏,你就别想过舒坦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