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意外收获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斯迦醒了,她感到额头很痛,头也晕得厉害,所以本能地抬起右手,想去摸一摸。

    “别动!已经包好了!”

    傅锦行赶到她的身边,急忙阻止道。

    “我……我怎么了?”

    一开口,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可怕,不禁一愣,表情也变得呆呆的。

    “我来给你检查一下。”

    见她醒了,站在旁边的医生精神一振,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上天。

    太好了,只要人没事,他们就不用担心傅锦行把医院给拆了!

    想到这里,他颤巍巍地走过去,拿着手电筒,伸手扒开了何斯迦的两个眼皮,对着眼球,左右照了照,又问了她几个问题。

    “傅先生,傅太太的情况并不算太严重,一两天就能恢复,多卧床休息,不要剧烈运动。”

    说话的时候,医生看起来比傅锦行还要高兴似的。

    “你确定吗?要不要再做一个核磁共振的检查?”

    傅锦行皱了皱眉头,觉得对方似乎太草率了。

    “我确定。核磁共振不能频繁操作,如果您还是不放心的话,我们这里都是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的,可以随时过来。”

    医生连忙回答道。

    “好的,谢谢你,辛苦了。”

    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傅锦行的脸色稍缓,还十分客气地向对方道谢,亲自送医生出了病房。

    等他再回到床边,才发现何斯迦正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还有哪里不舒服?难受一定要说,不要自己忍着,知道了?”

    傅锦行先将她露在外面的手放回被子里,又调整了一下输液管的位置,这才柔声叮嘱道。

    “他们呢?”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小声问道。

    “都在隔壁病房,没什么大事,三个人里属你的情况最严重,你就好好休息,别管别人了。”

    傅锦行拿起事先放在床头的一杯水,端在手里。

    “三个人?那你妈妈呢?明达、明锐思和明锐远他们呢?还有,我记得你中枪了,伤得重不重,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吗?”

    “你……”

    “你快说话啊!”

    傅锦行端着水杯的手在微微颤抖,他闭上眼睛,很快又睁开。

    难道……

    “对了,宝宝呢?宝宝有没有出事?你快把医生叫回来!”

    “宝宝没事。”

    傅锦行哑声说道,他握紧水杯,轻轻开口:“你……你还记不记得,你晕倒之前出什么事了?”

    床上的女人顿时流露出了一抹狐疑:“你到底怎么了?我们不是按照明达的要求,带着明锐远去了南岸码头吗?你妈妈没事吧?当时太混乱了,我只记得我掉到海里去了,海水好冷啊,冻得我的牙齿都在上下打颤……”

    她每说一句话,傅锦行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原来,这一次的爆炸竟然产生了令人难以预料的后果!

    “我的头还有一点疼。”

    见他不说话了,何斯迦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又看了看傅锦行手里的水杯,小声问道:“能给我喝一口水吗?”

    他如梦初醒,连忙把水杯递到她的嘴边。

    等她喝完,傅锦行才试探着问道:“我问你几个问题,行吗?”

    她懵了:“刚才医生不是问完了吗?”

    他摇摇头:“我怕有什么后遗症。”

    她想要皱一皱眉头,刚一动,就牵扯到了伤口,吓得何斯迦不敢再做出任何表情。

    “我是谁?”

    傅锦行先问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当做铺垫。

    她咧了咧嘴:“我又没失忆,你是傅锦行啊,你是我老公。”

    “那津津呢?”

    他又追问。

    她飞了一记白眼:“是我儿子,也是你儿子。”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何斯迦是谁?”

    她终于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没听过,那是谁?怎么会有人起这么奇怪的名字?”

    “你叫什么?”

    傅锦行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他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完全肯定。

    “喂,你是疯了吧,我是何斯迦,我是你老婆!气死我了,怎么一醒过来就问我这么多白痴问题,我好想扯你的嘴啊!”

    她气愤地伸出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捏住了傅锦行的左侧嘴角,狠狠地往上拉扯着。

    他又是一惊,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你……你能看见?!”

    “傅锦行,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我就不搭理你了!我当然能看见,我又不是一个瞎子!”

    何斯迦恨不得给他两巴掌,用耳光把这个男人给打醒再说。

    她只不过是掉进海里,水性不佳,呛水导致昏迷而已,怎么他看起来却是一副出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神神叨叨的,还问东问西,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令何斯迦更加不明所以——

    病房里呼啦啦地来了一大堆医生,他们把她团团围住,左看右看,还推开了好几台进口仪器,又是夹手指,又是贴太阳穴。

    检查了半天,何斯迦也发现了,他们虽然一直在折腾,但主要集中在头部和眼睛两个位置,其他地方倒是并不在意。

    更有甚者,还当场给她做了一个视力测试。

    “干嘛?你要给我配近视镜吗?我大概有一百度的近视吧,平时不戴眼镜,也能看清东西,偶尔为了臭美,会佩戴美瞳……”

    何斯迦一脸疑惑地说道。

    医生干笑两声,但却什么都不说。

    她只好又看向傅锦行,用求助似的眼神对他发问。

    偏偏傅锦行只是绷着一张脸,也不看她。

    两个小时过去了,就在何斯迦几乎快要发火的时候,那些医生终于离开了。

    傅锦行也跟他们一起走了。

    病房里重新归于平静,何斯迦吁了一口气。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她不禁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回想着。

    不对啊,自己不是跟傅锦行一起带着明锐远匆匆赶到南岸码头,想要用他来交换被明达抓走的梅斓吗?

    怎么看傅锦行的样子,情况好像变得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