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462章 最后的心愿

第462章 最后的心愿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在医院?”

    慕敬一一脸诧异地看向他:“她的眼睛还没好,看又看不见,你就放心她一个人到处跑吗?”

    传说中的国民老公,私下里就这副德行?

    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

    “有萍姐陪着她,萍姐在家里好多年了,我很放心。”

    傅锦行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

    “另外,她这两天已经能够看到一些轮廓,恢复得不错。”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

    等了半天,眼看着傅锦行没有再说什么,慕敬一挑了挑眉头,嘲讽道:“哦,我以为你接下来该向我道谢了。”

    “先伤人,再救人,这种行为难道还值得道谢吗?”

    傅锦行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他不再开口,从慕敬一的身边走了过去。

    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傅锦行放轻脚步,走到了床边,俯身去看熟睡中的醒醒。

    给她掖了掖被角,他的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极为温柔的表情。

    慕敬一依旧站在走廊上,看着这一幕,他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一连几天住在医院,这对于生活品质一向极高的慕敬一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他返回酒店,好好地洗了个澡,换上了舒适的睡衣,这才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与此同时,何斯迦正让司机掉头。

    “先不回家,你送我去何家大院!”

    萍姐一听,顿时急了:“你去那里做什么?不是说好了,回家拿东西吗?要是知道你乱跑,我才不答应陪你出来!”

    何斯迦把头摇个不停:“你刚才不是听到了,戴叔叔都那样了,还不肯去医院,我怎么能放心啊?”

    半小时之前,她接到了戴立彬大徒弟打来的电话。

    说戴立彬在后厨里忙乎的时候,忽然晕倒了,虽然很快就醒过来了,但血压很高。

    几个徒弟张罗着,要送他去医院,可戴立彬却发火了,说什么都不肯,还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

    谁也不敢硬来,大徒弟连忙偷偷躲起来,给何斯迦打了电话。

    众所周知,老爷子倔起来,谁也不看在眼里,唯独给老板娘一点点好脸色。

    “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去了,难道还能给戴师傅看病?”

    萍姐担心不已,可又拗不过她。

    等何斯迦赶到何家大院,戴立彬已经吃了药,他躺在自己平时休息的小屋里,脸色好多了。

    几个徒弟围在旁边,端茶倒水,嘘寒问暖。

    “戴叔叔!”

    萍姐搀着何斯迦,不时地出声提醒着,让她注意脚下。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戴立彬的身上,所以,没人发现了何斯迦的异样。

    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她自己不说,萍姐不说,别人暂时应该发现不了。

    “戴叔叔,身体是大事,你怎么能不去医院呢?我们这么多人都在,开车送你过去,你别害怕。”

    何斯迦柔声说道。

    一见到她来了,戴立彬又惊又喜,但马上呵斥道:“是谁打了电话,干嘛兴师动众,我还没死呢!”

    众人急忙安抚,最后,他的大徒弟说道:“师父,你早就应该歇一歇了,我们当徒弟的还轮流休息,你连过年过节都要守着厨房,太辛苦了,身体要吃不消的……”

    不等他说完,戴立彬就呵斥道:“胡说八道!我看你们就是盼着我死!出去!都出去!”

    眼看着他开始挥手赶人,大家只好悻悻地离开了小屋。

    何斯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知道,戴立彬一定有话要跟自己说。

    果然,他招招手:“坐吧,把你折腾来了,这帮混账东西!”

    萍姐搬了一把椅子,让何斯迦坐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坐稳了,我一会儿过来接你。”

    她点点头,萍姐这才出去了。

    直到小屋里只剩下戴立彬和何斯迦两个人,他低咳了一声,有些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那个……其实我……”

    戴立彬忽然踟蹰起来,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每天都在后厨里做菜,年纪大了,又不会上网,对外界的消息知道得不多。

    那几个徒弟虽然听说了一些八卦,但谁也不敢跑到戴立彬的面前去乱嚼舌根,所以,他并不清楚在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更何况,关于醒醒的事情,傅锦行是严格控制,不允许泄露出去的。

    “我知道,戴叔叔,你这是心病。我今天之所以过来,一方面是不放心你的身体,另一方面也是大概猜到你为什么会犯病。”

    察觉到了他的为难,何斯迦索性主动说道。

    她一开口,戴立彬就连连点头:“好孩子,好孩子……我知道我的事情让你为难了,可是……”

    他忍不住老泪纵横,把头低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戴立彬又说道:“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千万不要告诉小乐他们……”

    小乐是戴立彬的大徒弟,他的亲生父母去世得早,一直将师父当成父亲一样,也早就对戴立彬承诺过,要给他养老送终。

    “上个月我偷跑出去半天,说是去见老同学,其实是去了医院。医生说,我是胃癌晚期,就算化疗,意义也不大,还要遭罪。我央求他跟我说实话,他说,最多还有半年时间……”

    戴立彬的声音低下去了。

    就算是一个平日里嚷着不怕死的人,在真正面对死神的时候,也不可能完全不恐惧。

    “戴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