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疯子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这个陌生男人的第一眼,傅锦行就几乎可以断定,对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虽然在来之前,他也抽空了解过了一下这一带的情况,不过,傅锦行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这个男人的只言片语。

    这就说明,他要么是后起之秀,还没有被列入其中,要么是深藏不露,没人敢触霉头。

    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说,你们实在不应该欺骗老年人,看我的奶妈上岁数了,就故意拿话哄人吧?”

    男人一张口,带着明显的中海口音,但听起来又有一丝古怪。

    看样子,他应该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只是跟着一些中海人在一起久了,自然而然也就带了口音。

    “这位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傅锦行暂时还分不清楚对方是否有诈,所以他微笑着站了起来,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一旁的何斯迦也站了起来,不自觉地握了握拳头,全身都跟着绷紧了。

    直觉里,她不喜欢这个男人,虽然他长得不错,但眉眼之间却隐隐约约地带了一丝挥之不去的邪气,令人觉得很不舒服。

    女人看男人,总是角度新奇的,又往往极为准确。

    “你不明白,那我让你明白。”

    男人迈步走过来,那四个保镖顿时分列两旁,让开空间。

    他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傅锦行明明是儿女双全,家庭幸福,为什么要骗我的奶妈,说自己的老婆怀不上孩子呢?如果这不是哄人,那又是什么?”

    说完,他一脸讥讽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傅锦行。

    眼看着对方一下子就点破了自己的身份,傅锦行倒也并不惊讶。

    事实上,从他见到这个男人的一刹那,就预料到了会暴露。

    “哦,原来刚才那个老太太是你的奶妈,真是失敬了。”

    只见傅锦行脸上的笑容不减,客气地说道。

    “你用不着跟我兜圈子,我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也知道你想要什么。”

    男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目光跳过傅锦行,又落在了何斯迦的身上。

    “傅太太的命可真大,吃了那么多保胎药,还能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也活得好好的,倒是十分出乎我的意料啊!”

    他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眼看着对方似乎知道一切,但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傅锦行的心中滑过一丝不安。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无疑是陌生的,也是令人不爽的。

    “不知先生的尊姓大名,如何称呼呢?”

    略一沉吟,傅锦行开口问道。

    虽然小豪表面上看,是明锐远的人,但从他轻易就出卖了明锐远这一点上来看,也未必是真的。

    他很缺钱,有可能早就背叛了明锐远,只是明锐远根本就不知道而已。

    像明锐远那种任性又自负的人,是绝对不会把小豪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的。

    可往往越是不起眼的小人物,越能影响整件事的走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个道理,明锐远恐怕是永远都不会明白了。

    “你大摇大摆地跑到我的地盘上,居然还不认识我,万一传出去了,那我多丢人?”

    男人没有直接回答傅锦行的问题,而是两手一摊,一脸无奈地问道。

    “是你的奶妈带我们来的,不是我们自己闯进来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何斯迦再也忍不住了,她上前一步,大声说道。

    男人重新看向她,表情里带着玩味:“哦,也对,傅太太说得没错。的确是这样,是我的奶妈带你们过来的,不是你们两个人自己闯进来的。”

    他重复着她的话,说完之后,对身边的保镖摇晃了一下手指,低声吩咐道:“做事。”

    为首的一个保镖立即转身,走出了包房。

    何斯迦抿了抿嘴唇,一脸厌恶地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但是,她又无比肯定,这么令人讨厌的男人,自己要是真的见过,就算失忆了,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印象。

    正想着,刚才那个保镖已经回来了。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什么东西,何斯迦定睛一看,是一个小巧的方形玻璃杯,用来喝威士忌那种。

    保镖将杯子往茶几上一倒扣,掉出来一截血肉模糊的手指。

    “啊——”

    何斯迦看清之后,不可避免地尖叫了一声。

    紧接着,她就用手捂住了嘴,同时弯下了腰,发出一阵干呕的声音。

    是那个老太太的一根手指。

    傅锦行虽然没有出声,但脸色也已经变得难看至极。

    “做错了事,就要受罚,不管是我的亲妈,还是我的奶妈。你看,我已经惩罚了她,接下来,就要谈谈我们的事情了吧?”

    男人翘起二郎腿,语气温和地问道。

    看他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刚才下令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疯子!她不是你的奶妈吗?你居然……”

    何斯迦按着心口,强忍着各种不适,哑声质问道。

    她不敢再看茶几上的东西,唯恐多看一眼,就会真的吐出来了。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她本来就心力交瘁,此刻又被那种血腥味道一刺激,完全受不了。

    “她要不是我的奶妈,现在可能已经没命了。我是一个赏罚分明的老板,不然的话,这么多人跟着我一起吃饭,没有规矩,怎么能成方圆呢?傅先生,你也是做老板的,你说,我做得对不对?”

    他话锋一转,对傅锦行问道。

    “我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