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355章 不愿再飘零

第355章 不愿再飘零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和他比起来,那两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魔吧。

    对于明锐思来说,小豪就是一条吃里扒外的狗,为了钱,他竟然选择了背叛。

    如果仅仅只是背叛而已,那还罪不至死。

    但是,事到如今,明锐思已经认定,是小豪怂恿明锐远逃离,也是他一手制定了整个计划。

    更不要说,明达更是怨恨明锐远的横生枝节。

    要不是他那天临时制造了事端,梅斓必死,明达的第一步复仇方案已经达成。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小豪选择自首,都很聪明,去蹲监狱,起码还能保住自己的一条命。”

    傅锦行沉吟道。

    听了半天,何斯迦懂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他去了监狱,就不会死了吗?”

    “不一定,但可以赌一把。明家现在的麻烦不少,如果我是明达,我不会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再给自己招惹是非。”

    他猜,小豪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从某种程度上,傅锦行是为小豪铺平了逃生之路。

    他先利用媒体大肆围攻明氏集团,挖出明锐思的真实身份,令他们自顾不暇。

    紧接着,小豪又挟持了醒醒,解决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至此,他已经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他和我说过,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让他爸爸活下来,能够康复。”

    何斯迦回忆着那天的对话,她还记得,小豪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期待之色。

    “我说过,他的确是一个孝子。可惜,他选择了那条错误的路。”

    傅锦行看得出来,小豪是真的不想伤害到醒醒。

    要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他或许也不会用一个小小的婴儿来作为筹码。

    不过,他依旧不会饶恕这样的人。

    “我已经找人去跟进这件事了,关于他和明锐远涉嫌伤人、绑架、勒索以及利用虚假身份出入境等问题,都会正式进行起诉。到时候,可能需要你的口供,也可能需要你出面作证,你能做到吗?”

    虽然这些都是后话,但傅锦行觉得,他必须提前和她说好,免得再出什么纰漏。

    “我……我尽量吧……我有一点害怕……”

    何斯迦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从她醒来到现在,接触最多的人其实就是明锐远和小豪这两个人。

    然而,一夜之间,情况全变了。

    他们成了坏人,并非家人后者朋友,而自己和醒醒只是受害人。

    这样的颠覆,对于现在的何斯迦来说,一时间很难接受。

    “不用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还会请最好的律师来处理,放心吧。”

    傅锦行拉起她的一只手,用力地握了握。

    一股暖流从他的手掌里传来,何斯迦蓦地感到了一种安心,她不自觉地放松下来,甚至还对他笑了一下。

    看到这个笑容,傅锦行忽然觉得,自己承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

    从这一瞬间开始,他唯一想要祈祷的,就是和她不再遇到任何苦难。

    心中一热,傅锦行情不自禁地搂住了面前的女人。

    何斯迦依旧有些不自在,浑身僵硬,头皮发麻,但她却没有再挣扎,而是乖顺地靠向了他的胸口。

    小小的变化没有逃过傅锦行的眼睛,他微笑着勾起嘴角,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舒缓她的不适。

    两个人相互依偎片刻,周围的气氛都变得静谧起来。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

    “谁这么讨厌……”

    只听傅锦行神色不悦地嘀咕了一句,然后,他也不松手,索性就搂着何斯迦,和她一起移动到了门口。

    对于他十分孩子气的行为,她笑得直弯腰。

    “什么事?”

    傅锦行按下通话键。

    自从出事之后,他就不允许任何人再随意出入别墅附近。

    一旦有访客,也必须先经过他本人的同意,才能进入这片区域。

    “姓蒋?说我不在家,不见!”

    听到来人的信息,傅锦行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不用问就知道,是蒋成诩。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不觉得自己和蒋成诩有什么见面的必要。

    更何况,傅锦行也不希望让他知道,何斯迦已经回来了。

    “蒋成诩吗?”

    等他挂断电话,何斯迦试探地问了一句。

    她对这个男人很有印象,没办法,那天在餐厅发生的事情,估计一般人都难以忘怀。

    “你记得他?”

    傅锦行大为吃醋,语气里充满了酸味儿。

    要是她说是,他非得呕死不可。

    自己难道次次都比姓蒋的晚了一步吗?

    幸好,何斯迦摇了摇头:“不记得。”

    傅锦行的表情这才多云转晴,他从鼻孔里发出轻轻的一声冷哼,十分不屑的样子。

    “但我在不久之前见过他,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人,我感觉,应该就是他的小三。”

    何斯迦回忆了一番,联系当时的种种场面,她的语气变得愈发肯定起来。

    “小三?你怎么会见过他们?”

    察觉到情况不对,傅锦行狠狠地拧起了眉头,表情里也多了一丝凝重。

    看来,在明锐远的恶意引导之下,她不仅失去了记忆,还被带进沟里去了。

    “我……我是……其实是……”

    何斯迦支支吾吾地将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因为心虚,她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都快赶上蚊子哼哼了。

    “胡闹!你怎么会相信明锐远的话?他和你说的那些,全都是骗你的!”

    傅锦行忍不住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