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335章 打错了如意算盘

第335章 打错了如意算盘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结果却狠狠地打了傅锦添一个耳光。

    别说抗衡了,那笔钱即便拿在手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更不要说,傅智汉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不至于马上就闭眼。

    万一他再活上十年二十年的,存款越花越少,甚至拿去买房、投资,说不定到最后就没什么余数了。

    所以,当侄子没有前途,一定要当儿子才行!

    “二哥,正好你今天也在,我这就给大哥打电话。”

    说完,傅智汉拿起手机,拨通了傅智渊的手机号码。

    电话一接通,他直接打开了免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他们二人的对话。

    “大哥,我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

    紧接着,傅智汉竟然提出,要把傅锦行过继给自己当儿子。

    在电话里,傅智渊冷笑:“这件事还用和我商量吗?你还是和梅斓商量吧,我和她已经离婚了,你自己去问!要是她不反对,我能有什么意见?”

    言下之意,就是傅锦行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不管。

    说完这几句话,傅智渊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其他人不知道内情,对于傅家的这段家族秘闻也不甚清楚,于是听得一头雾水。

    想不到,傅智渊居然同意了?!

    众人面面相觑,但又不敢多说什么。

    倒是傅智泽真的急了,连连跺脚:“老三,你这是什么想法,怎么能让锦行过继给你呢?他可是长子长孙,从小就是我们傅家的继承人!大哥也是胡闹,他竟然答应你,岂不是乱套了?”

    他恨不得一头钻进手机里,和傅智渊再争执几句,让对方收回这个决定。

    “这不是听了你的建议嘛?二哥,我还得多谢你,帮我想了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本来嘛,大哥和大嫂离婚了,公司里有个别人在嚼舌头,现在我私下里把锦行当成自己的儿子,以后也有人为我养老送终……”

    傅智汉一手轻轻地抚摸着下巴,满脸玩味的表情,慢悠悠地说道。

    “你!你不识好歹!”

    傅智泽忍不住开口大骂。

    “二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律师刚才说得清清楚楚,我可是把一半的钱都留给了锦添,像我这样的叔叔,也算大方了吧!”

    傅智汉猛地瞪圆了眼睛,不怒自威。

    他的态度一变得强硬,傅智泽那边反而怂了。

    对于这个弟弟,傅智泽和傅智渊都是有些惧怕的。

    虽然他排行最小,但这么多年来,傅智汉在家族中都是说一不二的,否则的话,梅斓也不会主动找上他。

    事实证明,女人一旦绝情,放不下的就反而是男人了。

    傅智汉和梅斓两个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一想到那个女人现在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傅智汉就心生愧疚,他知道,梅斓已经这样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放心,对他们的儿子好一点。

    所以,他才终于下定决心,放弃继续和傅锦行斗下去。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傅智汉已经斗不下去的原因在作祟。

    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而且明氏集团又咄咄逼人,步步紧追,万一傅氏真的撑不下去了,傅智汉绝对不想给自己的人生填上失败的一笔。

    这也是他的私心。

    “三叔,那我就谢谢你了。”

    半天没有说话的傅锦添忽然开口,对着傅智汉鞠了一躬,转身要走。

    闻言,傅智汉挥了挥手,那两个律师马上离开了。

    他们走了,偌大的客厅里就没有外人了,傅智汉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想,你们父子应该早就知道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把我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东西留给我的亲生儿子,有什么问题吗?”

    这件事,傅智泽和傅锦添父子早就知道了,也一直在暗中部署,想办法将傅锦行给拉下马来。

    现在被傅智汉这么直白地点破,他们二人对视一眼,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说是,说不是,都不恰当。

    憋了半天,还是傅智泽率先开口:“老三,你这件事确实做得不地道!不管大哥和大嫂之间有什么,你都不能趁虚而入……”

    “不地道,我也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傅智汉的态度索性变得更加强硬,脸上也是皮笑肉不笑的。

    “我也不瞒着你,我之所以立下这份遗嘱,就是抱着有钱大家花的心理,希望你们拿了钱,能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闭嘴。反过来说,就算你把这件事捅出去,还是没有任何好处,明白吗?”

    傅智汉说完,抿了抿嘴角。

    一直没有说话的傅锦行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姜还是老的辣,这条老狐狸确实难对付。

    要不是他准备正式退居二线,自己光是为了搞定傅智汉,就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精力一分散,更不要说明氏集团了。

    “老三,你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还有脸和我叫板了!我还不信了,叔叔伯伯们都还健在,他们要是知道……”

    傅智泽的一张老脸白了红,红了白,一口气上不来,险些窒息。

    见状,傅锦添连忙伸手,帮他一下一下地顺气。

    “爸,别说了,我们走。”

    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傅老三和傅锦行强强联合,很显然,他们父子不是对手。

    既然如此,再留在这里,也是徒增笑柄罢了。

    傅锦添将傅智泽连拉又拽地带走了,傅智汉稳了稳神,端起茶杯,吹了吹,这才喝了一口。

    “你就不怕他们真的狗急跳墙?”

    傅锦行轻哼一声。

    “儿子倒是懂得隐忍,老子就是一个蠢货。”

    傅智汉嘿然一笑,继续品茶。

    “你要小心锦添,这孩子明白什么叫做韬光养晦,是一个能成大器的料,比他爸强。”

    想了想,他又提醒道。

    “惦记大嫂,算什么大器?”

    傅锦行冷冷地说道。

    一句话,既骂了傅锦添,也骂了傅智汉,一举两得。

    果然,一听这话,傅智汉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他本想反驳,但又不知道说什么,索性还是闭上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