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332章 大家的目的都一样

第332章 大家的目的都一样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了傅锦行的话,何元正的一张老脸红了白,白了青,最后彻底黑了。

    他的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被角,手背上青筋迸起。

    本以为何元正会大吵大嚷,但他竟然没有这么做。

    “你说的……都是真的?”

    何元正艰难地吐出一句话,说完之后,他的脸色已经灰败到了极致,两片嘴唇也控制不住地在不停地打着哆嗦。

    他似乎很想让自己看起来没有这么狼狈,几次努力,试图调整,但却做不到。

    “当然,我没有必要骗你,你都已经这样了。”

    傅锦行扬起嘴角,语气是笃定的。

    何元正愤怒地一拍被子,低声咆哮道:“来人!我要见律师……我要见我的律师……”

    看他的意思,估计是想要喊律师过来,更改遗嘱的内容。

    不过,事到如今,傅锦行已经亲自站在这里,只要他不发话,没人敢随便进来,更别说去找律师了。

    护工也不傻,完全看得清局势。

    所以,任凭何元正怎么叫喊,半天过去了,还是没人进来。

    他明白了。

    “傅锦行,你是故意的……”

    何元正耗费了太多力气,状态明显不如刚才。

    “夫妻一体,斯迦不在,我总要帮她做一些事情才行。可惜杜婉秋死得太容易了,不然的话,下一个就应该轮到她了。”

    傅锦行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过分。

    和他们两个人比起来,他体面得多。

    “你、你这个……那个贱人骗我……还生了一个小贱人……想要得到我们何家的家产……”

    何元正一口气上不来,快要憋死了。

    傅锦行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何元正想要闪躲,却无力。

    “别生气。至于你们何家的家产,说实话,被你败了这么多年,哪还有什么家产了?就连何家大院和那几家海产干货店,也是斯迦一手做起来的,没有你的功劳。”

    傅锦行按着他的肩膀,让何元正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像是一只鹌鹑似的,被他抓在手上。

    “你应该知道,我看不上那点钱,但我也不会让你轻易改了遗嘱。”

    说完,他一把松开了手。

    何元正伏在被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一条上岸太久的鱼,就快死了。

    “你们……你们这两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他大骂着,好不容易才忍住的眼泪又一次涌出。

    “岳父大人,你永远是我的岳父,放心吧,我知道你一向喜欢讲究排场,我一定会为你风光大葬的。不过,鉴于种种情况,你和岳母就不要合葬了,我会安排杜婉秋和你一起,如何?”

    傅锦行根本就是故意的。

    何元正有今天,都是杜婉秋一手造成的。

    如今他命不久矣,傅锦行还要将何元正和杜婉秋这个毒妇合葬,对他来说,简直比死还难受。

    “你、你敢……”

    何元正瞪大双眼,显然极为震惊。

    “是她害我的,你要是敢把她和我葬在一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他愤怒地举起一只手,却只能抬到半空,就无力地垂下。

    “你当初为了和杜婉秋在一起,闹得满城风雨,死后合葬,也是理所应当。何况,你都死了,还能管别人做什么吗?”

    傅锦行整理了一下衣服,扬长而去。

    身后传来何元正有气无力的谩骂,他站住,听了片刻,这才摇摇头,微笑着离开。

    刚拐了一个弯,傅锦行就看见了蒋成诩。

    两个男人一见到对方,全都不约而同地收住了脚步,隔着十几步的距离,相互对视着。

    很明显,如果不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蒋成诩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关于这一点,傅锦行已经从何元正那里得到了答案。

    身后已经没有什么声音了,想必,是何元正没有力气再喊什么了。

    走廊里十分安静。

    “蒋先生怎么会来这里?真是意想不到。”

    傅锦行勾起嘴角,率先发难。

    他知道,蒋成诩一定是有备而来。

    “傅锦行,少拐弯抹角了,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是为什么来的,那我就是为什么来的,大家的目的都一样!”

    把话说完,蒋成诩露出了戒备的神色,语气冰冷至极。

    倒是傅锦行不以为然地一笑:“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里面那位是我的岳父,我作为女婿,过来探望是天经地义的。蒋先生怎么能够和我一样呢?幸好这里没有外人,不然的话,岂不是闹出笑话来了!”

    “岳父?哈!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蒋成诩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顿时反唇相讥:“傅锦行,别以为我不知道,何斯迦已经失踪快一年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刚怀疑她的身份,她就不见了!”

    言下之意,是傅锦行故意将她藏起来的。

    这大半年以来,蒋成诩一直专心干一件事,那就是查当年的事情。

    他从孟太太买凶杀人开始查,顺着一切可能有用的线索,顺藤摸瓜,还真的得到了不少消息。

    最后,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何斯迦的身世。

    牵扯其中的,还有孟昶、孟蕊和孟家娴三个人。

    尽管蒋成诩不敢相信,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令他不得不大着胆子,进行一番常人难以置信的推测!

    “有些人就是这样,自以为知道了真相的全部,其实不过是盲人摸象。”

    傅锦行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不想和蒋成诩在这里继续磨牙扯皮,一方面是耽误时间,另一方面也是担心对方发现什么。

    听蒋成诩的语气,他的确已经查到了什么。

    “孟昶为什么在临死之前特地要见斯迦?还有,孟太太为什么宁可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也要杀了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两家已经很多年没有走动了,她犯不着除掉一个亲戚吧!”

    蒋成诩上前两步,主动挡住了傅锦行的去路,咄咄逼人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