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人去楼空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实上,小豪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医生和他的助手一踏上那艘游轮,阿海派来的人也查到了他们的行迹,只等着二人下船,马上带走。

    小豪没有给明锐思的人留下这样的机会,送医生和助手下船的时候,他趁机从背后偷袭,将两个人打晕,直接丢进了海里。

    要是他们命不该绝,或许能捡回一条命。

    要是死了,那也无所谓,反而是一了百了。

    做完了这件事,小豪才返回到明锐远的身边,低声交代了一遍。

    “随便吧,反正他没有本事把人给我治好,确实也该死。”

    明锐远面无表情地说道。

    接下来,他吩咐小豪,全速前往下一处目的地,然后弃船上岸,利用事先准备好的虚假身份,尽快离境。

    何斯迦的昏迷不醒,在此时此刻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否则,她一定会大闹,不肯配合。

    只要保证何斯迦腹中的孩子没有问题,即便当她醒来,自己也有把握能够取得她的谅解。

    明锐远如是想道。

    与此同时,受伤的傅锦行和明锐思也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这两个人一个被打到了胳膊,一个被打到了腿,虽然不至于有性命之忧,但毕竟是枪伤,子弹又深入皮肉,情况还是不容乐观的。

    明锐思的体质本就虚弱,他又不愿意被外人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直让阿海瞒着,这一次受伤,对他的损耗极大。

    陷入昏迷之前,他紧紧地攥着阿海的手,不停地重复道:“记住……不许他们脱我的衣服……还有,一定要找到阿远……”

    都到了这种时候,明锐思还是不希望让人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女人。

    阿海只好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做手术的时候,医生和护士只好剪掉了明锐思的裤子,露出受伤的地方,取出子弹,再进行缝合。

    尽管他已经被注射了麻醉药,但身体还时不时地抽搐一下,似乎正在担心着什么。

    傅锦行的伤势要比明锐思更加严重,他的肩胛骨被打穿,子弹卡在骨头缝里,位置刁钻。

    几个专家聚在一起,研究了半天,这才勉强制定出来了一个手术方案。

    不过,任何手术都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什么?不,我不签!除非你们保证,我儿子一根汗毛都不会少!”

    听完了其中一个医生的描述,梅斓往后退了两步,死也不去接那支笔。

    “傅太太,没有家属签字,无法进行手术!”

    司机焦急地说道。

    可惜,他只是在傅锦行手下做事的,没有资格插手这种事。

    但梅斓的反应也实在太气人了。

    她口口声声地让医生去保证,一定不会有任何问题,否则就不签字。

    但谁敢做出这样的保证?

    麻醉师已经做好了术前的相关准备,但手术单上没有签字,只能一拖再拖。

    “谁要签谁签!万一有事,我会落下一辈子的埋怨!现在那个女人掉进海里了,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如果锦行再出什么事,等他醒过来了,一定会怪我……”

    梅斓的语气充满了哀怨,却并没有真的自责。

    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的灾祸,其实都是她自己带来的。

    无奈之下,梅斓给傅智汉打了电话。

    她想,毕竟他才是傅锦行的亲生父亲。

    听到消息,傅智汉竟然真的匆匆赶来了。

    和医生交涉了几句,他一言不发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至此,手术总算能够进行了。

    等手术室的灯亮起,傅智汉和梅斓站在走廊里,一边一个,彼此之间离得老远。

    看样子,他们也不想和对方交谈。

    最后,还是傅智汉打破了沉默:“是不是那个男人回来找你算账了?”

    梅斓面露犹豫,支支吾吾地说道:“哪个男人……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傅智汉冷笑一声:“你真的以为把屁股擦干净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别以为我没有查过你的底子,不然的话,我怎么敢跟你搞到一起去?”

    言下之意,就是梅斓这种女人让人不得不防。

    而他也要留有后手才行。

    听了他的话,梅斓又羞又恨:“傅智汉,你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就算老娘跟你搞破鞋,那你也没有资格教训我!”

    她被明达折磨了两天,精神上已经趋于崩溃。

    如今,又被情夫这么夹枪带棍地一通侮辱,梅斓简直要疯了!

    什么贵妇,什么气质,全都去他奶奶的!

    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她这辈子已经被明达毁了!

    他现在还想毁了自己的儿子!

    傅智汉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对,我是没有资格,我这就去告诉医生,说我不愿意签字,谁爱签谁签!”

    他在来的路上,已经通知了傅智渊,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应该到了。

    所以,傅智汉才这么有底气。

    “你!你这个王八蛋!你敢威胁我……”

    梅斓两步窜到了他的面前,眼看着就要伸手去挠傅智汉的脸。

    “住手!”

    匆匆赶来的傅智渊一走出电梯,就看到眼前这一幕。

    “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吵!”

    傅智渊一把攫住了梅斓的手臂,狠狠地一甩。

    她受不住这股力气,直接坐在了地上。

    无视她的狼狈,傅智渊向傅智汉询问着傅锦行现在的情况。

    只可惜,傅智汉知道得也非常有限。

    他们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手术完毕。

    四个小时的手术显得格外漫长。

    两个男人一开始还能在原地小范围地踱着步子,后来也坚持不住了,相互坐下。

    至于梅斓则是蓬头够面地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

    终于,手术结束了,傅锦行被推了出来。

    三人一起迎上去,一路到了病房。

    “斯迦……”

    麻药逐渐消退了,傅锦行幽幽转醒,一开口便喊着何斯迦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