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把人带走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考虑到暂时还不能把对方给逼得太狠,他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又恢复了正色。

    “不管怎么样,还是感谢你今天的到来。”

    傅锦行的神色看起来还算诚恳,所以,明锐远也没有再追究下去。

    “别自作多情,我也不是为了你。”

    他撇了撇嘴,露出一抹孩子气的表情。

    “看来,我不是你爸,好像让你很失望似的。”

    傅锦行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少废话!”

    明锐远懒得继续和他磨牙,一指空杯子,“这杯冰可乐,就当是你的酬谢了。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最好别说出去!”

    甩下两句话,他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傅锦行的办公室。

    见他要走,骆雪客客气气地将明锐远送进了电梯。

    走出傅氏的一瞬间,明锐远眉目之间的玩世不恭一下子散去了,转而浮上一丝狠辣。

    他回头,看着面前这栋雄伟恢弘的建筑,眼底闪过厉色。

    如果就连傅锦行都骗过去了,自己是不是就能骗过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了?

    或许,在傅锦行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容易骄傲负气的熊孩子吧。

    那样最好。

    不被敌人看重,不被敌人防范,才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到这一点,明锐远的脸上才终于出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等明锐远离开,傅锦行叫来骆雪,让她收走杯子。

    “刚才那位是……”

    骆雪还有些摸不清明锐远的身份,她感到好奇,一个明显还没有成年的少年,架子倒是挺大。

    “明锐思的弟弟,明氏集团的二少爷。”

    傅锦行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怪不得。”

    骆雪恍然大悟,点点头。

    “怪不得什么?”

    傅锦行抬头看她。

    骆雪笑笑:“年纪不大,派头很大,原来是明氏集团的二少爷。”

    现在傅氏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明氏集团了,公司上下,没有人不清楚这一现实。

    更何况,骆雪是傅锦行的助理,比别人知道得更多。

    “傅先生,那我先出去了。”

    骆雪收拾了东西,轻轻带上房门。

    傅锦行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他兀自望着外面,静静地出神。

    不得不说,明锐远刚才说的那番话,对傅锦行的触动很大。

    其实,就在前几天,他无意间发现了避孕套的秘密。

    但傅锦行第一反应是,也许何斯迦想要孩子,又怕自己不同意,所以才偷偷地动了手脚。

    在生孩子这件事上,他作为男人,是尊重她的意愿的。

    她想生,那就生,她不想生,那就不生。

    所以,尽管傅锦行感到十分惊讶,但他并没有戳穿。

    想不到,何斯迦也是这么想的。

    而他们明显是被人给设计了。

    这件事说容易不容易,说难倒也不难,既然明锐思有心想要布下这个局,他自然就有能力办到。

    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手……

    如果明锐思下一步的计划是趁机令何斯迦流产,那么,对她的伤害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没有什么比让一个母亲失去她的孩子更加残酷的事情了。

    很明显,明锐思是把当年梅斓对她做过的事情,重新施加到了何斯迦的身上。

    毕竟,梅斓现在这个岁数,她是不太可能怀孕了。

    一时间,傅锦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愤慨之中。

    亲妈和老婆,手心手背,都是肉。

    梅斓当年做错的事情,现在却要让何斯迦来承受代价,这太不公平了。

    傅锦行转身,拿起手机,拨通了何斯迦的号码。

    “在做什么?”

    他柔声问道,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异样。

    “下载了一个孕期专用的软件,觉得挺有意思,正在研究呢。”

    何斯迦蜷缩在沙发上,怀里拥着一个大大的卡通抱枕。

    之前怀津津的时候,她过得很辛苦,不知道这一胎也会如此,还是能让自己轻松一些。

    一想到即将迎来一条鲜活可爱的小生命,何斯迦就感到满心柔软,说不出的期待。

    “发给我,我有空也研究研究,跟你一起学习。”

    傅锦行笑道。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一结束和何斯迦的通话,傅锦行就加派了人手,专门负责她的安全。

    他无法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何斯迦的身边,那样根本就不现实。

    但明锐思又在伺机而动,这令傅锦行坐立不安。

    他起身,去找骆雪:“我出去一趟,把事情都推后,有事打我电话。”

    说完,傅锦行就提前离开了公司。

    他开车前往精神疗养中心,去找梅斓。

    兰姐一直像在家里一样,兢兢业业地伺候着梅斓,再加上,大家都知道她是傅锦行的母亲,平时也都很客气。

    所以,梅斓在这里过得很不错。

    “我今天来,是找你做一件事。”

    傅锦行一边说着,一边递上提前准备好的纸和笔。

    “把你说的那个男人,画下来,尽量接近他本人。”

    梅斓一愣:“哪个男人?”

    傅锦行冷笑道:“当然是千方百计要找你报仇的那个男人,还有第二个吗?”

    她哆嗦了一下,半天都不肯伸手。

    见她不动,傅锦行索性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我、我不会画……我画不出来……”

    梅斓颤声说道。

    “你可以不会画,你最好永远都不要让我知道他长什么样,多高个头,有什么外貌特征。这样一来,就算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辨认不出,就可以让他一路顺畅地来找你算账。”

    傅锦行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几句话,总算起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