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死无对证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斯迦收起嘴角的冷笑,深吸一口气:“孟昶说,孟家娴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被车撞到,流了很多血,被送到了医院。”

    “抽血检查的时候,他发现不对了?”

    傅锦行了然。

    “嗯。”

    何斯迦到现在都记得,说到这里的时候,孟昶禁不住一阵老泪纵横。

    在单独相处的那十多分钟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说,她一直在听。

    对于何斯迦来说,就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似的。

    太不真切了。

    可是,她又清楚地知道,孟昶没有骗人,句句属实。

    “对,就是那次车祸,他才知道了,原来那个已经九岁的孟家娴,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孟昶说,他当时的心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天都塌了。

    他不愿意相信,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妻子对自己不忠,所以,孟昶的第一反应是,一定是医院搞错了。

    对于抱错小孩这种事,医院也非常重视。

    毕竟,这种已经算是医疗事故了。

    庆幸的是,医院找到了孩子出生时候的各种记录,逐一核对,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孟昶私下做了亲子鉴定,结果令人崩溃。

    鉴于孩子的亲生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了,为了搞清楚,孟昶又去找了妻子的娘家人,重新做了一次亲子鉴定。

    让他惊讶的是,孩子的外公外婆居然也和孩子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也就是说,这孩子跟父亲没关系,和母亲也没关系!

    直到这个时候,孟太太才对他说了真话。

    “孟昶亲自跑到中海,质问我妈妈,其实,我妈妈那个时候已经病得很重了,她跪下求他,请他再给自己一点时间,等到她一死,就允许孟昶把两个孩子都带走……”

    何斯迦想象着那样的画面,不禁心如刀绞。

    “所以,其实孟昶才是你的亲生父亲,而你口中的妈妈,应该是孟家娴的妈妈才对。她是何元正的女儿,你是孟家的孩子!”

    傅锦行一阵哑然。

    这是什么糊涂账?

    “对,没错。当时两个女孩已经九岁了,孟昶又特别疼爱孟家娴,如果真的把孩子换回来,他也不舍得。再加上,我妈妈确实一直深受病痛折磨,他实在不忍心把事情闹大。再加上孟太太在一旁顺水推舟,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下来。按照他们商量的结果,等我妈妈不在了,他们再把我接到南平。”

    何斯迦颤抖着伸出双手,轻轻地捂住了脸颊。

    滚烫的泪水从指缝里一滴滴地流了出来,落在被子上。

    明知道她现在的情绪比较激动,自己不应该再问下去了,不过,傅锦行还是忍不住追问道:“你妈妈去世之后,何元正就把你送到国外,当时是什么情况,你还记得吗?”

    何斯迦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我自己想不起来,而孟昶只和我说了这么多。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说话很吃力,一次只能说一两句话而已。”

    她从来也没有这么怨恨自己过。

    如果不是自己出车祸之后,失去记忆,起码也能记得当年的一些情况。

    孟蕊去世的时候,何斯迦也有十来岁了,不可能不记事。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你躺一下,我给你倒点水。”

    傅锦行在她的额头上浅吻了一下,然后起身。

    他倒了一杯水,又拧了一条热毛巾,给她擦脸擦手。

    擦干净眼泪,何斯迦觉得好多了。

    她喝了几口热水,胃里暖起来,脸色也终于不再像刚才那么吓人。

    “这件事,我虽然听懂了,但我觉得,疑点还是很多。”

    等何斯迦完全平静,傅锦行才斟酌着,开口说道。

    “你觉得,孟昶是故意说这些话骗我的?”

    她捧着水杯,下意识地问道。

    他摇头:“不是这个意思。我相信他没有撒谎,我也相信,你和孟家娴确实被调换了。不过……”

    傅锦行一时间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意思。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嘛,虽然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但内里一定还有什么细节,是连孟昶都不知道的。

    “你妈妈,还有孟太太都不在了,也就意味着死无对证。”

    听着傅锦行一针见血的话语,何斯迦也点了点头,长出一口气:“你说得对。她们两个人才是最关键的,除了她们,别人知道的情况都极其有限。”

    一时间,卧室里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

    过了半天,傅锦行才重新坐下来,一手揽过何斯迦。

    “孟昶告诉你这些事情,究竟又有什么目的呢?我听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觉得他好像也不想公开这件事,是不是?”

    如果孟昶想要真相大白,就没有必要让孟家娴来找何斯迦了。

    “是啊,他说,他挣扎了很久,还是想要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这么一来,除了我之外,就没人知道了。他还说,他没有告诉孟家娴,他希望她能永远开心快乐地生活……”

    相比之下,对于这个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女儿,孟昶还是更加偏爱的。

    “他请我原谅他,因为他还是很想在临死之前,和我相认,当面听我喊他一声‘爸爸’,所以才一定要告诉我。”

    感觉到眼泪又一次即将夺眶而出,何斯迦连忙把头仰起来,试着把它们逼回去。

    “那你答应他了吗?”

    傅锦行好奇道。

    她怔了怔,还是摇了摇头。

    “我告诉他,我做不到。其实,临走的时候,我本想去看看他的,只是他的情况很不好,护工和保姆都围在旁边,我站了半天,还是没有推开那扇门……”

    傅锦行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他想,经过这件事之后,孟昶大概也不会坚持太久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他的日子不多了。我问过医生,连三个月恐怕都是多说。”

    这话虽然残酷,却也是实情。

    何斯迦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她又何尝不知?

    一直以来,她都怨恨着何元正,觉得他对冯千柔这个继女都好过对自己。

    可现在想想,既然她也不是何元正的女儿,还能怨恨什么呢?

    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