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迷雾重重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真的不知道。”

    傅锦添抬起一只手,用力捏着眉心,显得十分困惑。

    “自从他听说了你的事情,整天都很亢奋,连应酬都变多了,我妈说了他好词,可他不肯听。”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

    至于傅锦添说的那些话,傅锦行更是一听就明白了。

    傅智泽这是在为自己的儿子铺路,又怕钱不够,所以才拿钱去借鸡生蛋。

    结果,鸡飞蛋打,还惹了一身的腥。

    “让我说什么好呢?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傅锦行转身看向窗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大公无私呢?

    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侄子,换做是傅锦行本人,恐怕也会和傅智泽做出一样的选择。

    “但是,他太蠢了,连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还以为可以趁机扳倒我!”

    傅锦行又生气地补充了一句。

    “是谁?”

    傅锦添诧异地问道。

    他懵了。

    按理来说,最希望看到傅锦行遇到麻烦的人,一个是傅智汉,一个是自己。

    傅智汉已经被傅锦行送到了私人小岛,美其名曰在养老,他很难再操纵这一切。

    而自己……更不可能对傅智泽下手。

    思来想去,傅锦添都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人选。

    “我说过了,等着看傅氏出乱子的人,不在少数。你可以心有不甘,但如果你敢联合外人,挖空公司,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傅锦行沉吟片刻,厉声说道。

    “我也是傅家的孩子,是非利弊,我心里有数。”

    傅锦添冷冷地看着他,一双眼睛里没有任何的闪躲和迟疑,闪烁着同样坚决的光芒。

    等他走出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何斯迦。

    她也听说了傅智泽的事情,心里不安,打算过来打听一下消息。

    想不到,两个人就在这里碰到了。

    “你爸没事吧?”

    何斯迦主动问道。

    相比于傅智汉,她觉得傅智泽这个人不算太坏。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儿子。

    作为一个母亲,她能明白那种为了子女谋划的心意,自己可以不顾一切,只要孩子能够过上好的生活。

    “他还好,就是接下来这半个月,要每天吃药才行。”

    傅锦添苦笑一声。

    “那是,听说他心脏不好,你也回去多陪陪他吧。”

    何斯迦说完,点了点头,侧身去推房门。

    “我和这件事没关系。”

    见她要走,傅锦添连忙说道,语气有些着急,还隐隐地流露出一丝忐忑。

    他害怕,何斯迦或许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

    “嗯。”

    她低头应了一声,又去推门。

    想不到,傅锦添这一次则是出手拦住了何斯迦,飞快地说道:“真的不是我,请你相信我。”

    他直直地看着她,脸色凝重。

    “不是就不是吧。”

    从何斯迦的表情上来看,她明显是在敷衍,并不在意。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意识到无论自己说什么,对何斯迦来说,都无所谓,傅锦添不禁急了,眼底也滑过一丝伤痛。

    “你真的想听吗?”

    何斯迦扭头看他,认认真真地开口说道:“那好,我就说给你听。我希望你能够主动离开傅氏,不要再认为是傅锦行抢走了属于你的一切。傅氏可以没有任何人,唯独不能没有傅锦行,无论他是谁的儿子。你明白吗?”

    傅锦添听得一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他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决绝。

    她可以不支持他,他理解,但她却一次次地向外推他,完全不念旧情。

    “你不明白。”

    沉默了半天,何斯迦笑了一声,摇摇头,扬长而去。

    看着她的窈窕背影消失在那道门外,傅锦添说不上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儿,又酸又涩,又咸又苦。

    自己做了那么多,可真正想要取悦的那个人,却是最恨他的……

    “傅智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何斯迦冲到傅锦行的面前,十分疑惑。

    她也是听见公关部的几个属下在私自议论,听了几句,何斯迦觉得事态严重,加上心生好奇,所以特地跑来问问。

    “怎么闹得满城风雨,好像全都知道了一样。”

    傅锦行有些担忧地自言自语道。

    他本想压下这件事,想不到,流言蜚语这种东西,真的是不胫而走,跟长了翅膀一样,想瞒都瞒不住。

    “想看热闹的人多了,嘴巴一传,自然就说出去了。”

    撇了撇嘴,何斯迦用力地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催他快说。

    等傅锦行简单地说明了一遍情况,何斯迦想也不想地说道:“还用问嘛,一定是明氏那边在搞鬼!”

    “明氏?你是说,明锐思?”

    傅锦行略显吃惊。

    他虽然怀疑,但却没有这么肯定。

    如今听到何斯迦这么笃定,他十分好奇。

    “对啊,为什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他不出现的时候,没什么意外发生,他一出现,意外频出,不赖他还能赖谁?”

    何斯迦两手握拳,脸上流露出愤慨的表情。

    很显然,她对明锐思的芥蒂很深。

    “我确实也想到了明氏,但我想不出来,明锐思想要对付我妈,想要对付我,都说得过去,他为什么要找二叔呢?”

    傅锦行沉思道。

    “很简单啊,血浓于水,他是你二叔,他出事了,就会给人营造出一种你的底子也不干净的错觉。三人成虎,人言可畏,一旦大多数人都质疑你,他不需要亲自动手,也可以杀你于无形!”

    何斯迦越说越觉得是这样,心中的担忧不免又加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