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265章 谁也赶不走

第265章 谁也赶不走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轻轻地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何斯迦柔声安慰道:“不会的,母子之间没有隔夜仇,你看我哪一次骂了津津,小家伙会一直记着?”

    被她逗笑了,傅锦行无奈地说道:“我可不是津津,你也不是我妈。”

    何斯迦瞪着眼睛:“可是道理是一样的嘛,婆婆会怨恨儿媳,可却从来不会怨恨儿子,那是从自己的身上掉下来的肉。”

    顿了顿,她又补充一句:“等津津长大了,我会尽量做一个好婆婆,好婆婆的第一要务就是,有钱多花,没钱少花,不多话不多事,眼不见心不烦!”

    “那还得等上至少二十年呢,你且慢慢等着吧!”

    傅锦行哈哈大笑。

    看他笑了,何斯迦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才终于放下了。

    她靠着傅锦行的肩膀,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一时间有些惆怅。

    好日子没过几天,就开始鸡飞狗跳,幺蛾子一个接着一个。

    “我听曹助理说,那个明氏集团抢了我们好几单生意,是真的吗?”

    半晌,何斯迦哑声问道。

    傅锦行扯了扯嘴角:“这个曹景同真是越来越八卦了,怎么还学会跑到你面前嚼舌根了?”

    “才不是呢,是我看你们上一次开会开了那么久,肯定有事,所以才问他。”

    何斯迦连忙解释道。

    她可不能把曹景同给坑了呀。

    多亏了小曹动不动给自己输送一些内部消息,何斯迦才能做到在傅氏耳听八方,卖队友这种事,她不干。

    “嗯,是真的。”

    傅锦行也没有瞒着,简单地和何斯迦说了几句。

    “不要紧,本来也不是什么大生意,只不过是都赶在一起了,所以才引起了重视。”

    他一手撑着太阳穴,语气平静地说道。

    谁知道,听了他的话之后,何斯迦却不这么想。

    “和大小没关系!但这件事一传出去,影响的是傅氏的形象,它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就是哪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也可以骑在傅氏的头上拉屎撒尿,作威作福!”

    她说得是粗俗了一些,不过,道理却是显而易见的。

    “我知道,你觉得明氏集团和明锐思的关系匪浅,所以不愿意追究。但你想过没有,那些竞争对手会不会因此而蠢蠢欲动,觉得傅氏不行了,连阿猫阿狗都能过来欺负两下!”

    何斯迦坐直了身体,语气严肃,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傅锦行。

    他确实有私心,她知道。

    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霍思佳,所以在得知明锐思就是霍思佳之后,也就放弃了对明氏集团的反击。

    算是弥补当年没做到的吧……

    “你说的话……很有道理。”

    过了片刻,傅锦行才哑声说道,脸上闪过了一丝愧疚。

    是的,他不自觉地把私事和公事给混淆了,甚至拿着傅氏的利益去做顺水人情,这对于傅锦行来说,是一种耻辱。

    他一向最讨厌公私不分的人,但只要是一个人,就不可能有不犯错的时候,傅锦行也不例外。

    “你可以不立即迎战明氏,傅氏却不能随意被人欺压,一旦开了先河,谁也预料不到后果。”

    何斯迦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

    这一场仗,下一场仗,下下一场仗,她都会陪他一起。

    第二天,有两个消息在傅氏不胫而走——

    第一个消息,是之前那几家忽然决定不跟傅氏合作的公司一夜之间都遇到了麻烦,有的是被银行通知终止贷款,有的是接到原料供应商的解约电话,有的是批文到期却又申请不了新的……

    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清楚,这是傅氏的报复。

    其实傅锦行并不在意这些公司是否和傅氏进行合作,反正都不是什么知名企业,缺了这几块狗肉,不至于开不了酒席。

    但众人知道,他这是做出来给其他人看的,看看得罪了傅氏的下场。

    杀鸡儆猴,省得有人还把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

    第二个消息,就是傅智渊的妻子,傅锦行的母亲傅太太梅斓竟然得了精神病,正在进行封闭式治疗。

    即日起,解除她在傅氏的一切职务,取消一切社会活动。

    梅斓在中海上流太太的圈子里,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消息传来,许多人都感到惊讶。

    不过,联系到傅锦行婚礼那天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嗅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

    说不定,是梅斓真的心虚,打着生病的旗号,闭门谢客吧。

    “傅先生,已经照你的吩咐,把消息都传出去了。”

    下午两点多,曹景同向傅锦行汇报着一上午的工作,顺便将一些反馈也告诉他。

    “要不是斯迦提醒我,可能我还会犯糊涂。”

    听完之后,傅锦行慢悠悠地说道。

    曹景同趁机拍马屁:“那是,不光是好伴侣,还是贤内助。”

    “你呢,你的好伴侣最近谈得怎么样了?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也让我们见一见?”

    傅锦行似笑非笑地问道。

    他不提还好,一提到这个敏感话题,曹景同原本发亮的一双眼睛顿时黯淡下来,似乎不愿意多说。

    “有机会再说吧。”

    他扯了扯嘴角,有些为难,敷衍道。

    看样子,应该是这段恋爱谈得不太顺利,所以傅锦行也没有再追问。

    自从意识到傅锦行是来真的,要把自己彻底关在这里,梅斓就觉得她就算没疯,也差不多了!

    她已经习惯了珠围翠绕,前呼后拥的日子,现在又算什么?

    一间套房,一个保姆,和一群精神病整天厮混在一起,没有出头之日!

    她给傅锦行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后来才意识到,应该是他把自己的号码给拖进了黑名单。

    梅斓只好抢过兰姐的手机,竟然打通了。

    “兰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