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230章 不惜一切代价

第230章 不惜一切代价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本,何斯迦还一厢情愿地觉得,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死的死,伤的伤,何元正应该想通了很多事情,心性变得豁达一些。

    谁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她甚至有些后悔和傅锦行一起来探望他了。

    快过年了,疗养院里同样一派喜气祥和,一些老人被家人接回去,一些老人留下一起欢度春节,不少护工正在布置活动室,进进出出,很是热闹。

    “不管你同意与否,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都无法插手何家的生意。或许你很失望吧,最后竟然是由我来接手,抱歉,这已经是事实了。”

    注视着何元正暴怒的脸色,何斯迦深吸一口气,反而平静地说道:“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不是我答应还钱,你的那些债主一定会追到这里,以后你就别想再过安稳日子了。”

    说完,她打量着四周,慢悠悠地开口:“独立病房,专人伺候,这日子其实也不错。”

    言下之意,就是告诉何元正,目前的生活状态已经是最好的,除非他想要亲手打破这种平衡。

    “你!你和你妈一样,都是心狠的女人!”

    盛怒之下,何元正大声骂道。

    何斯迦先是一怔,继而也大怒:“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妈?你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你咎由自取,跟我妈又有什么关系?”

    且不说孟蕊早就不在人世了,就算她现在还活着,也是一个被丈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可怜女人。

    “都是她的错!她明明不爱我,却又答应嫁给我,让我蒙在鼓里那么多年!我可是堂堂何氏餐饮的大少爷,有什么配不上她的,她却喜欢一个厨子!妈的,姓戴的倒是有本事,整天闷不吭声,居然也会泡妞!”

    事到如今,何元正又嫉妒又怨恨,索性将深埋在心底多年的一个秘密大声说了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每每想到孟蕊心中另有所爱,她之所以答应自己的求婚,完全只是因为一时赌气,他就憋屈得恨不得杀人。

    “你知道!”

    何斯迦不禁大骇,脱口喊道。

    眯起眼睛,何元正打量着她的惊恐神色,冷笑一声:“看来,姓戴的已经告诉你了?”

    面对他的责问,何斯迦不置可否,只是抿紧了嘴唇。

    但她的反应,无疑是一种默认。

    见状,何元正“呸”了一口,恨声骂道:“这两个不要脸的,果然是天生一对!偏偏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我还动不了他,只能一直拖下去!”

    不仅是何家老爷子非常器重戴立彬,他本人在后厨也很有威信,那些徒弟们都唯他马首是瞻。

    “哼,他们两个人说不定一直藕断丝连呢,多亏我还留了一个心眼儿,你一出生,我就去做了亲子鉴定,以免给别人养孩子!要不是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你以为我会忍那么久,还送你去国外读书?”

    何元正沾沾自喜,显然为他的聪明才智感到无比庆幸。

    然而,这一番话听在何斯迦的耳朵里,让她又是另外一种滋味儿。

    震惊、心酸、惊恐、以及一丝丝说不上来的茫然,以及怀疑。

    何元正说,她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他才让她继续存在,以何家千金的名义。

    假如,只是假如,如果她不是呢?

    是不是她早就已经被杀死了?

    而且,是以一个见不得人的理由……

    那一刻,何斯迦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感觉从头皮到脚底都变得凉嗖嗖的,透着一种刻骨的寒意。

    听到这里,傅锦行眸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何家私房菜的菜谱,其实是你泄露出去的!你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嫁祸给戴立彬,将他赶出何家!”

    他大胆猜测道。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傅锦行对于这件事其实一直存有疑虑,觉得其中一定大有玄妙。

    如今,听到何元正已经知道了孟蕊和戴立彬之间有私情,并且心生嫉恨,他的脑子里忍不住冒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只见何元正的额头上跳起一条条的青筋,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也握成了拳头,似乎正在克制着情绪。

    “是又怎么样?我原本以为,那一次一定会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这天底下居然真的有不爱钱的傻瓜!如果不是他那个徒弟做了替死鬼,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反正只要赶走姓戴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没过两秒钟,似乎牵动了还没有长好的伤口,何元正忽然面露痛苦,一手捂着腹部,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何斯迦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上前两步,一把按住何元正的肩膀,大声喊道:“你怎么会这么丧心病狂?原来菜谱是你故意散播出去的,就是为了栽赃给戴叔叔!那是何家的东西,你难道就一点儿都不心疼吗?”

    不管何元正再怎么嫉妒戴立彬,但何家大院是何家安身立命的生意,何家私房菜更是两三代人的心血,无论如何,他不应该这么做!

    “心疼……个屁!老东西根本就是拿我当外人,一心指点外姓人!反正也不是传给我的,那我就毁了它……啊……”

    疼痛令何元正的五官都变形了,他浑身抽搐着,腾出一只手,拼命地按着墙壁上的召唤铃。

    很快,有护工匆匆跑了进来。

    一见到何元正的样子,护工连忙又去喊来了值班医生。

    “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已经有再次裂开的趋势了。”

    值班医生赶来,检查了一遍之后,一脸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