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求婚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锦行回到家中,冲了个澡,也一头倒下,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一阵疯狂的电话铃音吵醒了他和何斯迦两个人。

    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傅锦行勉强坐了起来,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睡在他身边的何斯迦也跟着睁开了眼睛,一脸疑惑:“怎么不接电话?”

    他这才接起来:“喂?”

    不出傅锦行所料,又是一个坏消息。

    第三个死者出现了,而且,也是吴欣愉小团体中的一个,叫赵敏娜。

    她们三个人的关系一向都是最好的,赵敏娜相对来说,没有吴欣愉那么狂,也没有郑彤彤那么野,更像是她们俩的跟班。

    她之所以一直跟在吴欣愉的屁股后面,是因为她爸想要拍吴家的马屁,就让女儿平时哄着吴欣愉,赵敏娜只好照做。

    “入室盗窃?”

    听了警察的描述,傅锦行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

    感觉情况不对,何斯迦也跟着一下子清醒了,她凑近到傅锦行的身边,想要听清楚一些。

    “好,我们这就过去。”

    放下手机,傅锦行有些无奈地用手指掐了一下酸痛的眉心。

    在路上,他把昨晚发生的车祸也告诉了何斯迦。

    她听完之后,一直没有说话,脸色十分古怪。

    “吴欣愉、郑彤彤和赵敏娜三个人全都死了,一个接一个,死因莫名,你不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是巧合吗?”

    何斯迦咬着手指,努力平复着心头纷乱的思绪,尽量平静地问道。

    开车的傅锦行目视前方,双手稳稳地放在方向盘上,略微地点了一下头:“先听听警方怎么说。”

    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昨天晚上参加同学会的那些人也全都到齐。

    警察把众人叫来,是为了了解每个人在昨天晚上的动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大家都做了笔录,虽然配合,但也不免人人自危。

    昨天晚上的同学会,一共只来了二十个人,却一下子死了仨,无论换成是谁,谁都会害怕,唯恐自己也被列上死神的名单,成为下一个。

    班长和傅锦行因为在昨晚已经知道了郑彤彤的死讯,所以,他们两个人在接受问询的时候,时间更长一些。

    等在外面的何斯迦心急如焚,她又不能冲进去,只好在原地徘徊着。

    “没事了。”

    一走出来,对上何斯迦纠结的目光,傅锦行立即说道:“只是问问,别害怕。”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责怪地看着他:“能不害怕吗?昨晚我一个人在家睡得死死的,你却跑到什么车祸现场,现在连警察都要多问你几句了,一定是怀疑你知道了什么!”

    傅锦行苦笑一声:“我能知道什么?我和他们一直都没有联系,不管警察问我什么,我都是实话实说。走吧,估计外面有记者,还得打起精神来。”

    一听到有记者,何斯迦浑身一震,满脸都是不情愿。

    但她也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人命案,又是一口气三个人,媒体那边不可能不知道消息。

    幸好他们早有准备,何斯迦戴上墨镜,系好围巾,再裹紧大衣,跟着傅锦行一起匆匆出门。

    一路上果然有十多个记者等在外面,见到他们出来了,全都冲了过来,似乎想要掌握一手咨询。

    傅锦行一只手挡在何斯迦的身前,将她搂在怀中,极尽保护的姿态,同时,他也尽量不和这些记者发生摩擦,只是想要突围出去。

    “傅先生,看在我们一大清早就等在这里的份儿上,和我们说几句吧!听说三个死者都是你的高中同学,昨晚你们举办了同学会,是这样吗?”

    “是啊,现在三条命案接连发生,请问是不是仇杀?”

    “有传言说是有人复仇,涉及当年的恩怨……”

    记者们一边簇拥着他们两个人往外走,一边七嘴八舌地询问着。

    走了两步,傅锦行忽然停了下来,他表情严肃,看向镜头:“抱歉,无可奉告,我们只是配合警方工作,前来接受常规问询,对案情本身并不了解。”

    说完,他趁着众人还在发愣,掩护着何斯迦飞快地坐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

    两人一坐稳,小赵便脚踩油门,一路呼啸着离开。

    好不容易甩开了那些记者,何斯迦摘下墨镜,她整理了一下微乱的头发,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吁了一口气。

    “我不回公司了,还没采办年货,至少也要象征性地买一些吧。”

    何斯迦掏出化妆镜,照了照,发现自己的一张脸苍白,毫无血色,她只好又掏出口红,随意地涂抹几下,整个人看起来总算有了一丝生气。

    “那好,我们一起去。”

    傅锦行补充道:“从现在起,你必须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一直到这几起案子破了再说。”

    他的表情透着一丝凝重,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何斯迦刚要反驳,傅锦行已经率先摇了摇头:“没得商量,我们现在根本弄不清楚是什么人在大开杀戒,更不清楚他是针对谁,必须万事小心为上。”

    她只好泄气地瘪了瘪嘴,不吭声了。

    人命关天,尽管自己和那三个女人素昧平生,她们为人处世的风格也不招何斯迦待见,但一想到三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了,还死得那么惨,她连逛街的心情都没了。

    给津津和萍姐从里到外挑了几套新衣服,又去超市买了一些进口食材,何斯迦和傅锦行两个人什么都没买,准备回家。

    走到商场一楼,路过一家珠宝店,傅锦行却忽然停下了脚步,拉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我什么也不想买。”

    何斯迦看了一眼,恹恹地说道。

    尽管黄金耀眼,钻石璀璨,但她现在却根本提不起劲头儿,更别提去亲自挑选了。

    “谁说给你买了?”

    傅锦行感到一丝好笑,斜睨了她一眼,神色有些傲娇:“是我自己给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就知道你不会给我买,我只好自力更生了。”

    她张了张嘴,尴尬地解释道:“这不是还没到日子嘛,谁说我没给你买了……”

    说着说着,何斯迦的声音也因为心虚而低下去了。

    一想到给傅锦行挑选礼物,真是头痛啊,她想了很多计划,但都被自己一一否决了。

    理由很简单,她想不到他缺什么。

    事实上,他什么东西都不缺。

    鞋履腰带,手表配饰,摆满了半个衣帽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