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发生关系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一上了年纪,似乎就告别了睡懒觉。

    才六点多,傅智泽和魏巧君就醒了,而他们的保姆云姐更是天一亮就爬了起来,在厨房里准备着这一天要吃的东西。

    大雪刚停了没一会儿,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别墅前后的空地上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

    傅家的司机带了几个人,早早地就下楼去清理车库门前。

    穿戴整齐,魏巧君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傅锦行和何斯迦所住的那间客房门口,准备叫醒他们。

    她刚要敲门,却发现房门居然没有关严,透出一道缝隙。

    出于好奇,魏巧君忍不住用手推了推。

    这一推可倒好,房门彻底打开了,魏巧君一怔,刚要离开,忽然听见从床上传来女人的一声尖叫:“啊——”

    这声尖叫不仅吓得魏巧君一动也不敢动,就连一旁的傅锦行也一下子被惊到。

    他倏地坐了起来,虽然两只眼睛里还有一丝迷茫的颜色,但整个人确实已经清醒过来了。

    “啊!”

    等到终于看清床上的女人是谁,就连魏巧君都忍不住也发出了一声地动天摇的尖叫。

    所有人都听见了这一前一后的尖叫,纷纷赶了过来。

    傅智泽正在刮胡子,下巴上都是刮胡泡,听到妻子的尖叫,他手上的刮胡刀一歪,还割伤了脸颊。

    他举着刮胡刀,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质问道:“大清早的,你鬼哭狼嚎什么?家里还有客人在呢,你真是……”

    不等说完,傅智泽也看到了同处一张床上的傅锦行和段芙光,他顿时说不出话来,呆如石像。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段芙光喊了一声,然后一把抓过旁边的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妖娆的曲线,颤声说道。

    看她的样子,似乎极为害羞。

    这也难怪,这里是别人家,她又和一个有妇之夫搞在了一起,被人当场撞破,不臊得慌才怪。

    “怎、怎么会这样……”

    傅智泽看着魏巧君,两个人你问我,我问你,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刚洗完澡的傅锦添也急忙赶过来了,他的头发还湿着,手里抓着一条毛巾。

    傅锦添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问道:“出什么事了?”

    一见到他,魏巧君犹如见到了神兵天降。

    只见她一把抓住傅锦添的手臂,一脸惊慌地说道:“这可怎么办?早不出事晚不出事,为什么就在我家出事!”

    他有些发懵,直到一抬头,对上了傅锦行那双犹如鹰隼一般的黑色眼睛,再看到坐在一旁低泣的段芙光,傅锦添才隐约明白了什么。

    “大嫂呢?这里怎么少一个人?”

    傅锦添环视一圈,冷声问道。

    经他这么一说,傅智泽夫妇才发现,何斯迦不见了!

    大家再也不敢耽误,纷纷去找。

    终于,他们在书房里找到了何斯迦。

    她刚醒,但脖子疼得厉害,用手一摸,发现那里多出来了一个大包,鼓起来,连碰都不能碰。

    不知道是不是傅锦添下手的时候太重了,何斯迦只觉得头昏脑涨,还有一点恶心,她想要试着站起来,但每每一起身,就眼前发黑。

    于是,她只能坐在沙发上,想要缓一缓。

    直到众人推开房门,将她找到。

    “怎么了?”

    何斯迦按着脖子,一脸惊讶地问道。

    她只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和傅锦添在这里发生争执,但后面的事情就记不太清楚了。

    原来,她一整晚都睡在书房里?

    魏巧君一脸为难地看着何斯迦,身为女人,她很明白,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妻子才是最伤心的那一个。

    她拿了一条披肩,走了过来,围在何斯迦的身上,小声说道:“小心,别着凉了。哎,我们女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不管别人犯了什么错,我们都得自己疼自己,绝对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人生还长着呢,小磕小绊都不要放在眼里……”

    何斯迦听得一头雾水,她总觉得,魏巧君是话里有话。

    “二婶,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懵懵地问道。

    说话间,何斯迦已经被魏巧君一路从书房拉到了客房的门口。

    一见到段芙光居然没有趁着大家去找何斯迦的时候,赶紧回房把衣服穿好,居然还穿着那件兜不住肉的睡裙坐在床上,魏巧君便气不打一处来,低低呵斥道:“这是成什么样子了,快回你的房间,起码也要收拾整齐!”

    段芙光裹着被子,正在一下一下地抽噎着,脸上都是泪痕。

    听到魏巧君充满嫌弃的话语,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裹在身上的被子给扯了下来,露出一大半身体。

    “都给我转过去!”

    魏巧君看见丈夫和儿子还站在门口,更生气了,骂了一声:“不知检点,还杵在这里干嘛,想看个够,不如去外面找一只鸡!”

    她表面上在骂傅智泽和傅锦添,其实是在骂段芙光,说她不要脸,跟鸡一样。

    换做是别人家的事情,魏巧君也未必会这么在意。

    她最生气的一点,是这两个人居然在她的家里搞在了一起,传出去的话,万一有人不知情,还以为是他们夫妇在背地里拉皮条!

    傅智泽和傅锦添被骂得狗血淋头,连忙退到一旁,用后背对着他们。

    闹了一通,段芙光总算回房,穿好了衣服。

    “锦行,你倒是说话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傅智泽毕竟是长辈,况且,这是在自己的家里,他觉得,当务之急,是把事情问明白才行。

    “我不知道,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二婶就已经站在门口了。”

    傅锦行用手按了一下太阳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似乎睡得过于香甜了一些,这不合常理。

    尤其,还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

    “斯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