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少儿不宜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问到的那个女职员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结结巴巴地开口:“傅、傅先生好……洗手间在……哦不是,茶水间在那边……”

    她伸手一指,表情看起来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大老板莅临公关部,还跟自己说话了!

    原来近看之下,大老板这么高,这么帅,这么温柔啊!

    所有公关部的工作人员都有一种正在接待皇帝的感觉,一个个与有荣焉,连腰都挺直了,就连几个实习小妹也干劲儿十足,恨不得马上搞定一群大客户,给整个部门的脸上贴贴金。

    “好的,谢谢你。”

    傅锦行确实是第一次来公关部,问清了方向,他点点头,抬腿就走。

    二十多个美女齐齐看向大老板的高大背影,全都露出了花痴一样的表情。

    “大老板不愧是大老板啊,他居然跟我道谢,嘤嘤嘤……”

    “像大老板这种男人,果然只有老板娘那种又漂亮又亲切的女人才驾驭得了啊……”

    “投胎和嫁人都是技术活,不管了,等这周加完班,我就去相亲!等我嫁给富二代,我也不要上班了!”

    “呸,真没出息,你看老板娘还在工作,你凭什么当全职太太,小心沦为黄脸婆,被富二代一脚踹了,哈哈哈!”

    西方有一句谚语,叫两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

    公关部足足有二十多个女人,那可就相当于一万多只鸭子了,能不热闹嘛!

    何斯迦正在茶水间里一个人煮咖啡,咖啡还没有煮好,她就低头看文件,既节约时间,又免得无聊。

    正看得入神的时候,一只大手猛地搭上她的肩膀,吓了何斯迦一大跳。

    看清来人,她才一脸嗔怪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何斯迦听骆雪说过,说傅锦行偶尔会去市场部和销售部转一转,但从来不去公关部,也不知道是对这里的工作足够放心,还是天生对美女免疫,完全不感兴趣。

    她转了转眼珠儿,不等傅锦行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抢先说道:“哦,是不是听说今年新来的实习生又水灵又可爱,所以坐不住了,亲自跑下来看看?”

    何斯迦自顾自地说下去:“连技术部的工程师都来了两个,一个个东张西望的,说不了一句话,脸就红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双肩一沉,原来是傅锦行已经直接用两只手将何斯迦的肩膀搂住了,然后,他微微俯身,向她压了下去。

    何斯迦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连腰都抵在了茶水间流理台的边缘,咯得有一点点不舒服。

    “你……唔……”

    傅锦行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想老婆了,过来么么哒!

    “唔唔……我的口红……”

    何斯迦轻轻地扭动着脖子,不太情愿,也不肯配合,主要原因是她今天擦了一款颜色鲜艳的大红色口红,好看是好看,但是很容易脱色沾杯,别说亲吻,就连喝水都能蹭掉一大半。

    “干嘛,口红有毒?没事,毒死我吧。”

    傅锦行稍微离开了一些她的唇瓣,但他只是说了一句话,就重新又贴了上去,亲吻得更加热烈。

    何斯迦无奈地在心里想着,完了完了,她的唇妆一定花了!

    “呵,还不专心配合?”

    一看到她略显迷茫的眼神,傅锦行就知道,这女人的脑子里绝对在想一些煞风景的事情。

    于是,他狠狠地固定住她的后脑,更加用力地在她柔嫩的红唇上辗转厮磨。

    几秒钟之后,何斯迦也沦陷了。

    她顾不得这是在哪里,会不会被人看见,满心满眼就只剩下傅锦行一个男人,情不自禁地回应着他的热情。

    两个人似乎忘了这里是人来人往的茶水间,恣情纵意地享受着这片刻的小小欢愉。

    一听说今天晚上要加班,骆雪和两个同事决定提前把咖啡准备好,她们三个人刚才一直在小会议室里整理资料,并不知道傅锦行来了。

    刚一走到茶水间门口,其中一个同事便尖叫一声:“啊——”

    等到骆雪反应过来,想要去捂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听到声音,几个工位距离茶水间比较近的同事也连忙飞奔过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时间,七八个人堵在门口,面面相觑地看着茶水间里的一男一女。

    “那个,没事了,没事!”

    骆雪一脸尴尬地看向几个同事,眼看着她们还一副呆愣的表情,她急忙挤了挤眼睛,催促道:“还不回去工作?”

    几个女人一溜烟儿跑了,确切地说,是急着传八卦去了!

    劲爆啊!

    老板娘今天要带着大家加班,大老板一个人在楼上孤单寂寞,实在按捺不住思念之情,亲自跑了下来,以解相思之苦!

    两个人还在茶水间里一触即发,火星四溅,干柴烈火!

    女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苍天可见,傅锦行和何斯迦也只是亲了个吻而已,绝对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不过,一传十十传百,等传到曹景同那里,当时的画面已经变成了衣服脱了一地,大老板露着八块腹肌,老板娘被扒得光光,媚眼如丝地趴在流理台上,云云。

    少儿不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此刻,骆雪抽着眼角,犹豫着开口:“傅先生,你……”

    她没有往下说,而是用手比划了一下嘴巴。

    何斯迦率先反应过来,急忙从身后的纸抽里拽了几张纸,按在傅锦行的嘴唇上。

    吃了一嘴口红,跟出血了一样!

    她看得哭笑不得,心想,自己下一次恐怕真的要涂油漆了!

    “你们……继续……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