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救人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边已经透亮,不远处,传来了野狗的狂吠,空气中多了一种凉丝丝的湿润感。

    “没有。”

    一个警察摇了摇头,一头是汗地摘下了手套,脸上也带着失望的表情。

    奋战了一整夜,没想到,当最后一个纸箱打开的时候,众人一起齐齐看去,发现里面装的赫然是满满的沙土!

    “津津……”

    何斯迦的身形明显地摇晃了一下,多亏傅锦行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她再也站不住了,全身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

    “他骗我,津津根本就不在这里……骗子,骗子!”

    何斯迦目眦欲裂,声音完全沙哑了,她紧握着拳头,恨恨地喊道。

    “专家已经听过你们之前的电话录音了,他给出的判断是,对方没有撒谎,孩子很有可能就在这个仓库之内!”

    刘局长语气笃定地说道。

    他的话,在这个时候,无异于是一针强心剂!

    果然,何斯迦的表情微微一变,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她连忙追问道:“真的吗?可是,我们已经把所有的纸箱都找了一遍……”

    傅锦行垂下眼眸,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间,他猛地抬起头,向上看去。

    推开何斯迦,傅锦行迈着一双大长腿,飞快地顺着铁架爬了上去。

    那里安装着一盏巨大的吊灯,之前何斯迦被一束光照着,光源就是发自于此。

    正因为有一束强光打下来,所以众人才会下意识地避开灯光照下来的方向,以免让眼睛觉得难受。

    “这里……还有一个纸箱!”

    蹭蹭地爬上了高台,傅锦行一手挡着眼睛,艰难地看清眼前。

    就在大灯后面的一个幽暗角落里,一个纸箱静静地安放着。

    “快,再上去几个人,都小心一点儿!”

    刘局长大手一挥,大声喊着。

    又有几个人飞快地上去了,快步赶到了傅锦行的身边,前后支援他。

    一步步走近,傅锦行听见自己的心脏正在狂跳。

    他咽了咽口水,努力平复着情绪,生平从未产生过如此强烈的希望之情。

    但是,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津津,一定要在里面……”

    傅锦行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深吸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纸箱的旁边,一把将它打开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站在下面的何斯迦仰着脖子,她甚至忘记了呼吸,两只眼睛好像定住了一样,直直地看向高台。

    “津津!”

    看清眼前,傅锦行大喝一声,直接将孩子从里面抱了出来!

    因为在纸箱里憋了太久,津津的脸色有些发青,胸脯几乎是一动不动的,鼻息非常微弱。

    不过,相比于张子昕的狼狈,他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异常。

    津津的身上还穿着何斯迦之前给他买的那件衣服,天蓝色的,左胸口那里绣着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快来人!抢救,快!”

    一见到孩子终于找到了,刘局长大喜过望,他挥舞着手臂,大声催促道。

    很快,傅锦行抱着津津走了下来。

    医生已经抬着担架赶来,将昏迷不醒的津津放在上面,迅速地测量他的体温、心跳和血压,实施抢救。

    “初步诊断,他应该只是被人灌下了类似安眠药的药物而已,身体指数都是比较正常的,你们不要慌张。”

    几分钟之后,医生如是说道。

    话虽如此,何斯迦依旧无法放下悬着的那颗心。

    津津刚遭遇车祸不久,身体原本就虚弱,还没有完全康复,如今又遇到了绑架,她真的害怕他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除了生理上的,何斯迦更担心会是心理上的。

    这么小的孩子被陌生人掳走,还不知道在那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辛苦大家了,我代表全家感谢你们。”

    傅锦行情真意切地说道,还对在场的所有警察和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刘局长连忙搀扶了他:“别这么说,大家都知道,傅家对我有恩。再说了,换成是任其他任何人,我们也会拼尽全力,救出孩子!”

    说完,他留下一部分人封锁现场,继续勘察,一部分人保护着傅锦行和何斯迦,一起前往医院。

    津津和之前被救出来的张子昕被一起送往了同一家医院,在傅锦行的强烈要求之下,而这一消息是严格保密的。

    站在医院走廊里,傅锦行给张子昕的经纪人打了电话。

    毫无意外,她的经纪人此刻已经急得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不仅是因为丑闻暴露,更重要的是,张子昕本人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失踪了!

    他不敢报警,唯恐事情越闹越大,只好私下派人去找,至今没有消息。

    “她就在这里,你马上过来吧。另外,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要是你把记者引到医院,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傅锦行威胁着,挂断了电话。

    很快,张子昕的经纪人匆匆地赶来了。

    他自然清楚这一事情的严重性,一路上小心翼翼,确定没有任何小尾巴,这才进了医院。

    “什么?绑架?傅总,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件事真的不是我们做的!”

    听完了事情的始末,经纪人举着双手,不停地喊着冤枉。

    “单是查税的问题,就足够我们整个工作室人仰马翻了,子昕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连外卖都不敢叫,她怎么还有能耐去绑架你的儿子?傅总,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经纪人唉声叹息地求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