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136章 被记者拍到

第136章 被记者拍到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斯迦吓得手一抖,手上的东西险些掉下去。

    她嗔怒地瞪了傅锦行一眼,似乎因为他刚才说的那句话而有些不高兴了。

    “喂,我送你礼物,你还恶心我,是不是要我收回去才高兴?”

    何斯迦腾出一只手,佯装生气,在傅锦行的手背上用力地拍了一下。

    他也十分配合地大声喊着:“老婆大人饶命啊!是我错了!应该是情债肉偿,情债肉偿!”

    说完,傅锦行一把将那个丝绒小盒子夺过去了。

    他直接把东西放在外套的口袋里,还是远离何斯迦的那一侧口袋,好像生怕她会反悔一样。

    她看穿了他的心思,忍俊不禁:“难道你还怕我要回去吗?给你买的当然就是给你的,哼,小心眼儿!”

    换做是以前,何斯迦只敢在心里这么想一想,但现在,她已经很自然地脱口而出,说得再正常不过了。

    傅锦行也察觉到了,胡乱地揉了揉她的一头长发,笑着说道:“小东西,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回到医院,何斯迦把给津津新买的衣服过了一遍水,一件件晾起来。

    她干活的时候,傅锦行就在身边绕来绕去。

    “我已经搞定小家伙了。”

    他跃跃欲试地说道。

    何斯迦手上一顿,疑惑地看着他:“你打他了还是骂他了?”

    傅锦行:“……”

    他气得险些抓狂,难道自己在她的心中,就是一个连几岁小孩都要欺负的渣男?!

    “我只是用人格魅力去证明自己,让他对我心悦臣服!什么打骂,你怎么连起码的亲子教育都不懂?”

    傅锦行一把拉住何斯迦的手臂,让她面向自己,非要理论一番不可。

    瞥了一眼在床上看动画片的津津,何斯迦只好认输:“好好好,你最厉害了,先让我把这两双袜子洗了,行不行?”

    她的敷衍太过明显了,傅锦行有些吃味儿,只听他哼了一声,还是松开了何斯迦。

    “哎,也不知道锦添出院之后怎么样了?”

    他状似无意地问道。

    何斯迦下意识地接口:“挺好的,手臂上的石膏都拆掉了,已经可以试着活动……”

    她后知后觉地闭上了嘴,心说,自己的嘴巴怎么就那么欠呢。

    果然,傅锦行追问道:“你见到他了?”

    她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手,有些无奈地回答道:“嗯,他过来看津津,就是你妈来的那天,你妈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到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遇到没有。”

    梅斓来医院闹过这件事,傅锦行还是后来才知道的。

    他当然很生气,尤其是听说她还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份离婚协议书,里面写明了,每个月给何斯迦和津津母子二人两万块的赡养费。

    欺人太甚!

    傅锦行当时就要回家去找梅斓算账,不过,何斯迦拦住了他。

    “不是我胆小怕事,其实我不怕她,只是我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再给自己添堵了。”

    她如是说道。

    最后,傅锦行还是听了何斯迦的话。

    “嗯,他没事就好,我也放心了。等他再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回公司了,市场部那边缺了他,日子确实不好过。”

    听他的语气,应该是非常器重傅锦添了。

    何斯迦微微一怔,试探着问道:“对了,你不是有不少堂弟堂妹嘛?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也就是对傅锦添还不错,其他人呢?”

    不仅没见过,傅锦行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都很少提起过他们。

    他们也没有在傅氏担任任何职务,怪不得傅锦行在外人眼里,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物,说他不能容人,连亲戚都不肯提携。

    “其他人?要么是废物,要么是野心家,我没有为他人做嫁衣的嗜好!”

    傅锦行皱起眉头,语气不善地说道。

    相比之下,他唯一还算信赖的,也就是傅锦添了。

    “哦,我随口问问。”

    何斯迦晾好了衣服,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明天还要上班,她和萍姐交代了几句,然后亲了亲津津的脸庞,和他道别:“跟妈妈再见。”

    津津明显有些困了,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强撑着对她摆了摆手,声音糯糯的:“妈妈再见!”

    一旁的傅锦行咳嗽了一声,只见津津犹豫了一下,还是冲他挥了两下小手,吭哧吭哧地说道:“爸爸再见……”

    何斯迦的眼珠子差一点儿没掉出来,不等她反应过来,傅锦行大手一揽,已经带着她走出了病房。

    直到两个人都走进了电梯,她才回过神来,一脸错愕地看着傅锦行:“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津津的脾气其实很倔强的,也不知道随谁……”

    他虽然还算听话,但是比较认死理,自己坚持的事情,任凭别人磨破了嘴皮子,也未必会吸取建议。

    对于儿子的这种性格,何斯迦一度非常无奈,还特地去咨询了儿童专家,希望能够改变。

    可惜,尽管性格这种东西可以塑造,可以培养,然而有一些骨子里的遗传因素却是很难剔除的。

    专家很委婉地表示,可能孩子受到了父母或者其中一方的影响,天生就是这样,不能刻意改变,只能尽量引导。

    “你是不是傻,当然是随我了!”

    傅锦行一脸鄙夷地说道。

    回到家里,他也不去洗澡,一头扎进了衣帽间,也不知道在里面翻箱倒柜地在找什么。

    何斯迦有些烦躁:“喂,已经很晚了,你到底在折腾什么啊!”

    听到声音,傅锦行一路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他的头发乱糟糟的,手上却多了一个天然水晶质地的袖扣盒。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