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 第59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勾引他

第59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勾引他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临渊行沧元图神级文明重生之文娱至高凌天霸主首尔的烟火我真不是英雄我有一颗阴阳珠九天神皇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认知,让何斯迦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比低落。

    她丝毫也不想否认,她讨厌张子昕。

    或许是因为那张和自己太过相似的一张脸,又或许,是因为她在张子昕的眼睛里看到了对傅锦行的迷恋。

    正想着,有人敲门。

    何斯迦一惊,下意识地看向门口。

    那人敲了两下,停了几秒钟,又敲了两下。

    她知道自己不能装死,于是起身走向办公室的门口,一把拉开了房门。

    没想到,站在外面的人竟然是傅锦添!

    他的手还举在半空中,保持着之前的动作。

    一见到何斯迦,傅锦添也大吃一惊:“你怎么在这里?”

    她侧身,让他进门。

    “傅锦行不在。”

    何斯迦耸了耸肩,主动告知。

    “我大哥不在?我有事找他!”

    傅锦添看了一眼时间,他有一份文件需要傅锦行的亲笔签名,因为要得很急,所以他亲自跑了上来。

    “不在。”

    何斯迦回答得很痛快。

    想了想,她又说道:“我劝你别等了,他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回来。”

    一想到傅锦添居然可以自由出入傅锦行的办公室,说明他有电梯权限,何斯迦就忍不住在心头盘算着,说不定以后可以求他帮忙。

    “为什么?”

    傅锦添十分不解。

    看他露出一脸迷茫的样子,何斯迦才好奇地反问道:“哎,你不知道吗?整个娱乐圈都炸锅了,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

    傅锦添苦笑:“我都忙好几天了,别说上网看八卦,就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不够!”

    他初来乍到,急于在公司里做出一番成绩,自然要抓紧每分每秒,不敢松懈。

    一听这话,何斯迦索性一把拉过傅锦添,和他一起走到傅锦行的办公桌前。

    “这可是今天的娱乐版头条。”

    她率先坐下,握着鼠标,轻点了几下。

    电脑屏幕上立即出现了关于张子昕在片场受伤的大幅报道。

    站在何斯迦身后的傅锦添向前倾了倾身体,他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上面的文字。

    “喏,还有别的,你继续看。”

    何斯迦松开手,把鼠标推到了傅锦添的手边。

    “她受伤了?所以,我大哥赶去探望,又被记者拍到了,是不是?”

    稍微一思考,傅锦添立刻明白过来。

    说完,他拿过鼠标,点了点。

    果不其然,顺着张子昕受伤的新闻链接一路看下去,就是傅锦行亲自为她祈福的相关报道。

    傅锦添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何斯迦就坐在傅锦行的座椅上,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傅锦添的姿势有多么暧昧——

    傅锦添稍微弯着腰,上半身前倾,一只手握着鼠标,另一只手拿着文件,顺便搭在了她身后的椅背上。

    乍一看起来,就好像他用两只手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一样。

    虽然他们并没有碰到彼此的身体,但视觉上造成的效果还是确实存在的。

    所以,当傅锦行一推开办公室的房门,就看到了让他感到无比愤怒的一幕!

    说来也巧,何斯迦正扬着头,笑着在和傅锦添说话。

    他也把头低下来,认真地倾听着。

    不仅如此,傅锦添的嘴角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看向何斯迦的眼神透着十足的温柔缱绻,都快滴出水来了。

    就连跟在傅锦行后面的曹景同都不得不承认,男帅女美,这两个人看起来相当的赏心悦目。

    如果女主角不是老板的老婆,男主角不是老板的弟弟……

    想到这里,他蓦地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到身边的气压在一瞬间就彻底低了下来。

    那是……傅锦行发怒的前兆。

    曹景同一时心软,连忙用力咳嗽了一声,提醒着傅锦添和何斯迦。

    他们两个人听到声音,齐刷刷地向门口的方向看了过来。

    傅锦添面露喜色:“大哥,你回来了?太好了,我这里有一份文件,急需你的签名,还以为你今天不回公司了!”

    说完,他匆匆走了过来,递上手里的文件。

    傅锦行面无表情地接了过来,他就站在原地,仔细翻看了一遍,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

    将文件还给傅锦添,他又多看了两眼。

    似乎察觉到了傅锦行目光里的异样,傅锦添有些不自在地问道:“怎么了?”

    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一把脸,他笑着说道:“大哥,你一直看我,我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呢。”

    闻言,傅锦行这才笑了:“不是着急吗?快去忙吧。”

    听他这么一说,傅锦添的神情果然变得焦急起来,不敢再耽搁下去。

    等傅锦添匆匆离开,曹景同才一脸同情地看向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何斯迦。

    傅锦行都快要气炸了,偏偏这女人还浑然不觉呢。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感官麻痹的女人啊?

    作为旁观者的曹景同也很无奈。

    下一秒钟,傅锦行率先开始发难:“起来,谁允许你坐在我的座位上?”

    语气里就透着愤怒。

    何斯迦低头看了两眼,反驳道:“你的座位难道是龙椅不成,许看不许碰?我坐一会儿而已,还能坐坏了?”

    其实,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擅自坐在傅锦行的专属位置上,她也心虚。

    可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傲娇态度,令何斯迦实在不爽。

    坐,不是问题。

    关键是她坐在那里,还和傅锦添凑在一起,两个人看起来要多亲热就有多亲热。

    傅锦行心里来气,嘴上又不能明说。

    他正想着,何斯迦已经站起来了。

    “张子昕意外受伤,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我也不和你计较。既然你回来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先回家了?”

    何斯迦感到一阵屈辱,他不让她乱跑,自己竟然就真的乖乖地留在这里,一步也没有出去过。

    等来等去,等到的是他为了张子昕而赶到郊外求佛拜神的消息!

    越想越觉得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