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此情唯有君不知 > 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

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

    银罗和炎真都听见了,心里很明白,这劫是过不去的。

    “银罗,我也为你做一件事好不好?”炎真声音缓缓地响起,让人听来莫名悲伤。

    银罗还没明白过来,炎真就低下头,温柔地吻着她的唇。

    他将此生唯一的温柔都给了她。

    “三十六业火可以焚毁我,也能焚毁他吧!”炎真离开银罗的唇,说着,整个人就飞起来,扑向了一团紫焰的重乙。

    银罗猛地从草地上站起来,身边的紫焰已经被炎真带过去了,远远看见,炎真和重乙缠在了一起。

    天上的第一道业火降落下来,强大的灵浪将银罗震出数仗,口中呕出一大口血。

    她正要爬起来时,又一道业火扑下来。

    紫红两色,绚烂地炸开了芜花海。

    芜花片片,化作火红的灰烬飘落。

    银罗踉跄地站了起来,火浪的风吹过来,将她白衣黑发撩在半空挥摆。

    不过两道业火,炎势已经蔓延了百里,生灵涂炭。

    第三道又落下来。

    银罗已经看不清重乙和炎真的身影了,也不知道他们在火焰中如何了。

    九天之上,众神亲睹着这天劫,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忧色。

    红色的灰烬拂过银罗的脸庞,将她的皮肤烫穿一个洞,她笑着,并未觉得它有多疼。

    山海图果然是经不起一点点火星。

    她埋头看着胸口那个伤处,她的全部灵力都在那颗心上,唯有它,可吞下三十六道业火,可与炎真缔结契约,算他成功渡劫。

    “我爱的方式好像只有这一种。”银罗苦笑,平静地穿过火海,寻到那只翅膀的人。

    火焰之中,炎真和重乙都被困在其中。

    重乙只是灵身,出不去的,他不再挣扎,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好像在和炎真聊着什么。

    炎真听完之后,眼眼都红了。

    “炎真,你和她才认识三百年而已!”重乙大笑起来。

    这时,银罗穿过烈火屏障,来到二人的中间。一袭白衣已经渐渐消失,化作一片一片的灰烬飘离她的身体,而她的脸,已经烫穿的七七八八。

    “你怎么进来的?”

    重乙和炎真几乎同声。

    银罗看了一眼重乙,再看了一眼炎真,俱时,她问了炎真一个问题:“你爱我吗?”

    “银罗。”炎真无法奔过来,神情却万分痛苦。

    “如果你爱我,那就现在娶了我!”银罗含着泪水,咬牙道。

    炎真不语,只是悲痛地望着她。他都要死了,怎么忍心辜负她!

    “你死也不愿意娶我。”银罗哭喊,声音却还是断了。

    “你走!”炎真咬牙,艰难地说出口。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娶还是不娶?”银罗一步一步朝着炎真靠近。

    重乙大喊:“不要。”

    银罗的脚已经被天火焚灭,可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身体依靠灵力继续漂移向前,她铁了心要同炎真一起去的。

    “我娶!”炎真崩溃地说。

    炎真飞到银罗的面前,双臂张开,将她抱在怀里。

    “你为什么要进来?”炎真痛苦地问。

    银罗用一根手指摁住他的唇,道:“你现在应该说,你凤凰炎真要与山海图银罗结为连理。说呀。”

    炎真抿着唇,眼泪自眼眶中滑落。

    “说呀!”银罗泣声道。

    说了,她就可以替他去死了。她从一开始就骗了他!她骗他和自己契约。

    “炎真,你说呀!说呀!”银罗已经崩溃了,她捧着炎真的脸,哀求着。

    这世上也只有她死的时候是求着的。

    “我凤凰炎真求与山海图银罗结为连理!”他的声音于火焰中微弱地回响着。

    “我山海图愿与凤凰炎真缔结契灵关系!”她笑着,指尖抹去炎真眼泪,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炎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在他明白银罗的台词说错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银罗咬破他和自己的唇,同饮彼此鲜血,完成契约。

    炎真尝过了世上最苦的吻,心狠狠地疼碎与腹中。

    不远处的重乙踉跄着,哪怕现在就要死去,他也要阻止银罗犯傻。

    “银银,犯贱都能犯上瘾了么?你是我的,你听见了没有?我不许你死,你就不能!”重乙一步一步朝着抱在一起的人靠近。

    重乙没有料到银罗会和炎真契约,一旦契约就可以替主人抵抗天劫。

    真是一只傻灵器。

    他堂堂魔君,唯一喜欢过的人只是这可爱的灵器,他曾经是当她为东西,可他有感情的,有感情的呀。

    凭什么,他们九千年的相伴抵不过一只凤凰?

    又一道业火砸下来,将重乙生生地震开,他离银罗又远好几仗。

    银罗的手从炎真的肩膀下慢慢落到手臂上,这只手右臂,好熟悉。

    炎真正要问她为什么把誓词说错时,银罗打断他“这是我做的那只手臂吗?”

    “嗯,我回紫郡宫的时候,听说了你的事。我用惯了你做的假臂,所以又将碎片捡起来粘好了。”

    银罗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一道又一道业火重重包围下,银罗想了想,还是该说一句永别。

    “炎真,对不起,我骗了你!”

    诀别之时其实说不出心底想说的话,因为想说的实在太长了,她怕自己说不完。

    濒临死亡,她唯有告诉他真相,是她骗了他!

    金色的凤凰羽落下来衬得炎真更加美轮美奂,他捧着她的脸,把柔情含在眼中,由内而外都表达着他的爱意。

    “骗就骗吧,反正”

    他的话还没能说出口,银罗已经化作一道光扑上天空,将炎真和重乙全部笼罩着。

    我爱你!炎真的话缓缓出口,眼泪落下来,看着半空中的那道光。

    骗就骗吧,反正我爱你。我愿意!

    只是,炎真如何能想到,银罗这次骗的有点残忍。

    “银罗!”炎真悲痛地呼唤着这个名字。

    重乙跪在了地上,看着天上的光,苦笑着。

    嘴里不停地叨叨着:“你看你,又牺牲自己去爱那个人,置我于何地啊?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我也爱你,离不开你?”

    三十六道业火全部扑下来,炎真在悲愤中化作一只凤凰,一声凄绝的凤鸣响彻天地。

    浴火重生的凤凰,双翅挥过之处一片金光,经久不散,天族又一位真神出现了。

    炎真忽然想起了许多事,有关银罗的事。

    记忆中,她是个聪明却没什么见识的小姑娘,她连葡萄都不认识,她不止连葡萄不认识,她几乎不知水果可以吃。

    他又想起大战之后,银罗从尸体堆里爬出来,就那样痴痴地看着他。

    “你长得真好看。”她见他的第一句话。

    炎真当时没有理她,正准备走,却见银罗拉住他的手:“你带我走吧。”

    后来,他把她带回了紫泽碧竹峰,藏了起来,三百年。

    诛仙台下,他只抓住了一块玉牌。

    现在,他也只抓住那块玉牌。

    银罗的真身烧作了灰,混着芜花的灰烬,落进了尘埃之中。

    炎真落在地上,墨发轻轻扫过,感觉空气里的每一寸皆是她的味道,让他伤心不已。

    他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重乙。

    “我想知道,那三百年,她过的怎么样?”炎真淡淡问道。

    重乙垂着头,不敢抬头看这绝望的一切。

    “你有什么资格知道?”重乙苍凉地笑着说。

    炎真的心很痛,可他还是很想知道,那三百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留在他身边的只是银罗的一丝魂魄?

    “若不是你,她早该跟我在一起了。”炎真一只手伸过来,强大的玄力冲开,毫不费力地将重乙的身体提到面前来。

    真神对战魔君,显然魔君手无缚鸡之力。

    若不是重乙,炎真当年就带着银罗离开了,会给她取一个名字,还会教她认识更多的东西。

    “呵,如果银罗真跟你在一起了,她恐怕不是死在这三十六道业火中,而是诛仙台下!”重乙大笑道。

    炎真沉眉敛目,似想起银罗那丝魂魄跳下诛仙台的画面,如果,呵。

    他扔掉了重乙,转过身,拂去四周的灰烬,化作一只凤凰飞上天际。

    是呀,如果。没有如果。

    如果有那么的如果,他肯定不会与银罗相识,也不会让她过得那么伤情。

    泠泠琴声之中,似有似无的回忆烧上了心头。

    剪一方,你的模样浮于西窗

    弹一张,思念的琴隔着东墙

    炎真总会在一个地方回望,大楖是盼着她能回来,先说一句我爱你,再说一句对不起!

    栖山的屋前种满了梧桐,灵力浇灌,一夜疯长,千年大树的模样。

    凤凰栖梧桐,弹一曲凤求凰。

    你说相顾成双,此生与子偕臧。

    只见炎真腰间挂着一张玉牌,闪闪发亮,最下面坠着两条玉色丝带,带子系着两只小银铛,风吹过来,和着琴声泠泠作响。

    他似又看见树下小女孩子的模样,她眸光盈盈,手里拿着一只桃子,望着梧桐上的凤凰。

    “炎真,今天我们吃什么?”

    全文大结局。

    鸣谢!

    三生三世,你不知道的,是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