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此情唯有君不知 > 第二十四章 裂变

第二十四章 裂变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四章 裂变

    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最不想承认的事情,终于逼着他承认了。

    炎真的目光悠悠看过去,只见银罗操控着小纸人,其道身也在灵力爆发的时候虚虚地显现。

    对,一幅画而已。

    说她是画妖,她其实是银罗,若说她是银罗,却又是画妖。

    或许,他的银罗早在诛仙台下灰飞烟灭了,她不过借了银罗生前之物幻化的妖物。

    轰。

    半空的蛟龙被纸龙缠死,尸体爆开,皆被小纸人吃得干干净净。一片片小纸人落下来,飞进了银罗飘飘荡荡的衣袖中。

    而这一切,尽收炎真的眼底。

    他踩着血,恍惚地看着她,也不靠近,只是静静地,像看什么没见过的稀奇之物。

    银罗气喘吁吁,整理好一切之后,她才把视线落在了炎真的身上。

    “炎真。”银罗苍白地笑着。

    炎真没有应她,银罗并未多想,当时就奔到他面前,看着他断下来的手臂,有些心疼,指尖刚要落下去,却被炎真一声冷喝:“别碰。”

    银罗没有看炎真的神情,心疼的目光依旧盯着他的伤口,她当时想的是,那一定很疼。

    “回去我再给你做一个。”银罗说。

    “我不要假的。”炎真冷冷地应道。

    银罗听得出这句话很沉重,目光一寸一寸地转移到了炎真的脸上,他果然面无表情,双眼俱是沉痛。

    假的。

    对,她是假的,她是假银罗。

    银罗只觉得眼睛有点酸痛,当时,她还是忍住没有哭,甚至告诉自己,不要多想,还笑着曲解炎真的意思:“没事的,将就一下,等你涅盘之后就能长出真的了。”

    银罗拼命的掩饰自己这个假货,把话题引到断臂上,可炎真就是说她是假的,她是假的,她永远都不是那个陪了他三百年的银罗。

    “我将就不了。”炎真冷声道。

    他只认定银罗,这人间十几年,他早就确信了,此生非银罗不可。

    “炎真,我们回栖山吧。”银罗握住炎真垂落的左袖,声音越来越沙哑,她差一点就要在他面前哭出来。

    炎真不带丝毫旧情地甩开她的手指,悠悠地看了银罗一眼,这张脸,还有她的气息,分明就是银罗的,可惜,看过真身,他就知道她不是。

    “我们回不去了,你走吧。”炎真淡淡地说。

    银罗的心忽然狠狠一沉,沉进了漆黑的夜里,迷茫无措,惊慌又无助。

    她明明刚得到一颗心,明白爱情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她还来不及说出口,这些美好都成了泡沫,这半年经历的事情,就像一场梦,匆匆地就揭过去了。

    那个时时刻刻想拥她入怀的人,带她吃过最好吃的,带她玩过最好玩的人走了么?

    “炎真,我们”

    “我们是个误会。”炎真在银罗开口的时候就打断了。

    银罗只觉得喉咙很苦涩,想说的话都被苦了回去,她脑子里闪过的那些画面,全都湮灭了。

    她想说,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你送我的面具,对我说的话,我都记得。你说,你爱我,你要我谢你。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们可以试一试。

    或许我可以试试爱上你,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什么误会?”银罗哽咽地问。

    那些真实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是误会?

    “当初你在开元寺帮我的时候,你说你有点喜欢我!若说那是误会我信,可是我们在栖山待了一年,你为我取梼杌内丹,为我断了手臂,为我夺得龙神魁首,就在刚才……你还说想要生生世世与我在一起!”

    “我只是把你当做了别人。”他冷冷道。

    银罗樱唇轻颤,自从见过重乙,银罗就知道自己是个替身了!

    “其实,我和她也是一样的。”银罗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声音那么悲戚,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告诉炎真自己可以像银罗那样,从本质上来说,她也是银罗的一部份。

    炎真没有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对于他的沉默,银罗更加悲痛。

    她不甘心,好不容易走出一个重乙又掉进一个炎真的困境中。

    “炎真。”银罗跑上前,从炎真的背后紧紧地抱住。她从未主动这样抱过他,从未与任何人这样过,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打在了炎真的背上。

    炎真愣住,贴在身后的女子,浑身都是银罗的气息,明明就是银罗,可他还是不能接受这样不完整的她。

    他要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银罗,而不是这骗人的气息和皮囊。

    银罗说:“我们都放下过去,珍惜现在好不好。”

    炎真左手染着血,一点一点地掰开银罗的手指,他面无表情地说:“除了她,我谁也容不下。”

    炎真头也不回,走在残碎的太渊河岸,身影越来越模糊。

    银罗知道,是眼泪太满了,所以看不清了。

    她转头,疯了一样,在那些残碎的碎片里寻找炎真交给自己的面具。

    从天黑找到了天亮,终于找到了它。

    可惜,上面血迹斑斑,原本威严的龙头变得很狰狞。银罗用袖子擦掉上面的血,紧紧地贴在了怀里。

    这时,天空飘下几片白梅花。

    “我还以为她没死,没想到,你居然是假的。”殷殷从天而降,轻轻地落在了银罗的对面,语气带着几丝嘲笑。

    银罗站起来,抬头与她对视上。

    “蛟龙是你放出来的对不对?”银罗冷冷道。

    她想了一个晚上,那蛟龙来得实在是蹊跷,想来,自己也没什么仇人,唯有栖山一见的殷殷,当日的样子,银罗至今记得清楚。

    “对,我想要你死。”殷殷承认得非常直接。

    “你以为我死了,炎真就会爱上你?”银罗嗤笑,同样在嘲笑殷殷的天真。

    “就算炎真不会爱上我,能让炎真死心也算值得。”殷殷笑着说。

    银罗没有作声,紧紧地抱着面具,转身就想离去。

    “虽然你是假的,但是这张脸,这熟悉的气息,我也容不得你!”殷殷的目光突然一冷,指尖一甩,银罗的前方生起铺天盖地的荆棘。

    层层荆棘将银罗困在中间,这样的手笔,无疑就是要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