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此情唯有君不知 > 第十八章 殷殇

第十八章 殷殇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八章 殷殇

    炎真蹲下来,想等着银罗醒过来再给她一个惊喜,可看银罗那么痛苦,他还是握住了银罗的手,轻唤:“银罗。”

    银罗在梦里挣扎着,听到有人唤她名字,她猛地睁开眼睛。

    炎真看着睁着双眼却布满恐惧的银罗,心头一软,他握着银罗的手温柔了一些:“你做梦了。”

    银罗自炎真的手里抽离,目光也有些疏远,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自从遇见重乙有了前世的记忆,她便不能再轻松地面对炎真。

    炎真也感受到了银罗的疏淡,心里莫名地不舒服,甚至有点恼火。

    “给你的。”炎真将掌心打开,上面躺着一颗白色的丹,灵力非常浓郁,这要是吞下去,少说也有五千年的灵力。

    “这么难得的东西,你为什么不留着涅盘时用。”银罗看着他掌心的丹,神情有些复杂,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我觉得留着你更有用。”炎真突然将丹药塞进银罗微张的嘴里。

    银罗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炎真已经吻了下来,将她口中的丹药推到喉咙深处。

    银罗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当时根本忘了反应,喉咙里的丹药实在是堵得她难受,她不得蠕动了一下喉管,将丹药吞入腹中。

    炎真并没有放开他,还在她的嘴中掠起一腔涟漪。

    待二人呼吸渐重时,银罗才恢复一点神智将炎真推开,她恼道:“师父,请你自重。”

    炎真似笑非笑,尝到银罗的味道后,他便觉得这声师父有多罪恶。

    他凑过来,盯着银罗在闪避的目光:“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这样过,是你不介意,非要认我师父。我可从来不想当你师父!”

    银罗心口狠狠一痛,她想起重乙对她说的那番话,突然,她也很问一问炎真:“不想当师父,那想当什么?”

    这世上有没有真的爱她?有没有区分她是谁?

    炎真怔了一下,握住银罗肩膀的手指條地一松,他笑着说:“起来,我教你炼丹。”

    银罗轻叹一声,男人啊都是一样的。从来不会说什么爱不爱,也不会看重爱不爱。

    她下了床,跟着炎真学习炼丹之术,一边炼丹,一边将体内的灵力吸收。

    有时候,炎真也会像曾经那样抓着银罗的手指,喃喃地说:“这双手最适合炼丹。”

    银罗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日,栖山来了新客。

    银罗从丹房出来,只见殷殷站在门外。

    二人相视,惊震不已。

    “银罗!”殷殷尖叫出声。

    殷殷好不容易打听到炎真的下落,今日寻来是想把炎真劝回去,把婚礼办完,没想到,她还没有见到炎真倒是见到了银罗。

    银罗神情淡漠,对她来说,殷殷和自己真不熟,也没有印象,只是心里对她有一种排斥而已。

    “你怎么没有死?”殷殷瞪着血红的眸子愤喊。

    死?莫名奇妙!

    殷殷忽然抬起手,正要扼上银罗的脖子时。炎真突然站在她身后,大掌握住了殷殷的手腕,将她往旁边一甩。

    殷殷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她好不容易才扶住了阳台上的护栏才稳住没有跌倒。

    她瞪大眼睛,更加不可思议地看着炎真,他竟然为了银罗对自己动手?

    这十几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炎真!”殷殷站稳之后,眼眶含满泪水,甚是可怜。

    炎真没有看殷殷,而是扶住银罗的肩膀,检查她有没有伤到哪里。

    “你没事吧?”炎真淡淡问。

    银罗已经习惯了炎真这种反应,他最是冷静,哪怕是关心也不会表现的太明显。

    银罗摇了摇头,又把目光落在殷殷的身上,问:“她是谁?”

    炎真这才望向殷殷,人间这十多年,他越来越清楚自己对殷殷的感觉,所谓的爱,不过是因为他曾在神魔大战时,双目不清时,有那么一个女子跟他说,她喜欢自己。巧合的是,殷殷的名字和银银的名字相似。

    “殷殷,我不会娶你了,你回去吧。”炎真冷冷道。

    这样无情的他,就好像当年对银罗一样决绝。

    殷殷根本想不到,炎真会这么快就说出这句话。她一直都知道,炎真不爱自己,也知道炎真娶自己是因为一个误会,总有一天,炎真是会离开自己的。

    但殷殷不甘心啊,为了能够嫁给炎真,她做了很多努力,不惜设下陷阱让银罗跳下诛仙台。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呀炎真?当初是你亲口说要娶我的!”殷殷一步一步朝着炎真这边走过来,哭得梨花带雨,无比可怜。

    “因为我发现自己对你没有感觉。”炎真回答的够直接,神情依旧是他有道理的样子。

    “没有感觉?”殷殷停下脚步,没有再靠近炎真,因为他的这句话,殷殷便没有勇气再靠近,她嗤笑:“是因为这个炉鼎吧。”

    炎真没有说话,因为殷殷说的对,他确实是因为银罗对其他女人没有兴趣的。

    “可是炎真,你要和这个炉鼎过一辈子吗!”殷殷握紧了拳头,目光犀利地落在银罗的身上。

    她在想,她得不到的东西,银罗也别想得到。

    她甚至在想,银罗就算没有记忆也会知道炉鼎是什么意思。

    银罗的反应出奇地平静,她淡淡地看着殷殷,好像是在嘲笑,你千方百计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

    殷殷深受打击,可她不甘心,她又看着炎真,试图再作挽留:“炎真,你难道忘了她跳下诛仙台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死了,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炎真内心微微一怔,这让他不得不去想银罗放手时的样子,她那么平静,那么绝望地放了手,在他面前灰飞烟灭。

    当时的银罗一定恨透了他吧。

    “滚!”炎真身上散发着黑色的玄气,薄唇中挤出这样一个字。

    殷殷心底哆嗦了一下,她知道,若再留下来肯定会把关系处理的更僵硬,眼下也只有先离开,缓兵之计。

    其实对她来说,银罗活着也好,这样才会更有意思,让炎真彻底放下,毕竟她们之间隔着那么多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