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此情唯有君不知 > 第十六章 荒爱

第十六章 荒爱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荒爱

    玉银罗想着,可自己只是一凡人,又怎么会到这种地方呢?

    四个时辰之后,炎真还是没能出来。守在外面的银罗有些担心了,她靠近法阵,心底对这些玄幻的东西还是有些害怕,但她又想着炎真没有出来,有些担忧。

    虽说,她还没有爱上炎真,但至少炎真把她从苦海边拉了出来,她认清了亲情和爱情,更从中超脱。

    再退一步说,她也是正儿八经地拜过炎真为师的,师父有难,徒弟自然不能不管。

    银罗走进阵中,身体任空消失。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一处尸山,什么尸体都有,银罗自是没见过这种景象,当时就瞪大了眼珠张大了嘴巴,甚至有一种想吐出来的冲动。

    她转身就跑,结果遍地都是尸体,有银盔甲的仙兵尸体,也有黑盔甲的魔兵尸体。各种庞大的玄兽那就更不用说了,这是修罗场吗?

    银罗自小也看过许多书,在书中看过修罗场,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银罗双臂交叉抱紧自己,心头有些担忧,这里死了这么多人,那炎真还好吗?

    她一步一步,踉跄地走在尸体中,举目看去,更是无边。

    突然,有一双手从银罗的背后抱过来,是一双年轻男子的手,非常有力,好像把她整个人都禁锢于臂弯之中。

    银罗可以确定,这不是炎真。

    她吓得不敢动,心想,修罗场里抱住自己的人该是什么样子。是魔鬼吗?

    “我终于等到你了。”

    这是男子的声音,非常好听,与这修罗场不符。

    银罗抖嗦,不敢回头。

    男子的语气带着几分童真,他又说“你是来报恩的么?”

    银罗终于沉不住气,因为身后这个声音实在是可爱,她用力挣脱男子,鼓起勇气转过身去。

    只见一袭紫衣,长发及腰的美少年站在她面前,他长得极好看,丝毫不逊色于炎真,不过单薄了些,天真了些,没有炎真那么成熟就是。

    年纪看起来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眉眼如画,唇若桃花,笑起来的样子最迷人。

    银罗不经砸舌,这大概是她遇见炎真后又值得一提的美男子。

    少年双手抬起来,指尖抓住银罗的肩膀,笑得春光灿烂,繁花盛放的模样:“别的恩我都不要,我只要你以身相许,或是我委身于你也可以!”

    银罗瞪大眼睛,从小便受礼教约束,突然听到这么直白的调戏,银罗自觉得有点惊耸。

    “别挣扎了,随我去报恩。”紫衣少年笑眯眯地握着银罗肩膀往怀里一带,手掌顺势而下,盈盈握住了她的腰。

    银罗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身体就跟着少年一起飞上了天空。

    银罗尖叫一声,根本不敢往下面看,但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少年不简单。

    少年把她带到一个山清水秀之地,四面环山,中间有一间小屋,屋子周围都是水。

    银罗从半空落在了这座建立在碧水中间的小屋前。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的银罗被少年直接拦腰抱起来,他身体的灵力突然爆开,将前面的房门弹开。

    银罗惊恐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

    少年把银罗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压了下来,一根手指很暧昧地压在了银罗的唇上。

    “嘘!”

    银罗眨眼,不敢动,也不敢做声。

    少年的墨发一丝一丝地垂在银罗的胸前,随着他微微一动,少量的头发扫过银罗的锁骨,有点痒。

    “开始报恩吧。”少年压下来,桃花一样的唇贴在银罗的唇上。

    银罗挣扎着,双手摁在少年的胸前,用力地推了两下,终于把他从身上推离,他的唇也放过了自己。

    “知恩要图报,你这样子可会惹恼我的哦。”少年饶是天真地说着话,但眼神却越来越暗淡。

    银罗顺势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惊恐地看着这个少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介凡人,与你素不相识,更无任何恩怨。”

    少年表情有些小难过,可在这样的脸上表现出来,竟有些孩子气地可爱。他凑过来,低下头,一只手托起银罗的下巴。

    银罗不得已才扬起下巴,与少年对视上。

    少年忽然沉痛地说:“你这样说,可真是伤了我的心了。”

    少年又压低了头,差一点就能贴上银罗的唇,他说:“没有我,哪来现在的你?嗯?”

    银罗感觉呼吸一窒,她本能地将头撇开,不再和少年对视。

    少年将唇贴到银罗的耳边,滚烫的气息灼得银罗浑身一颤。

    少年轻声说:“我对你而言也有再造之恩,你还说过,会报恩的。”

    银罗突然想起了什么,在少年重重地压了一道灵力之时。

    最后,不堪记忆重负,银罗晕了过去。

    少年名叫重(chong)乙,道身为何,身份又是什么,银罗不清楚。

    银罗只知道重乙很强大,强大到能把她造出来。

    她醒来的时候,重乙搂着她,身体贴着身体。她并未尖叫,连最基本的挣扎也没有。

    “醒了?可有什么地方不适?”声音暧昧地问道。

    还是那天真的声音,像个轻狂的少年一般,其实,他不是,他可能老掉牙了。

    银罗记忆苏醒,不再是人间的千金小姐玉银罗,她的脑子里有银罗的记忆。有时候,她也分不清自己是谁。

    “我给你的见面礼喜不喜欢?”声音却还是那么天真。

    银罗整个人缩了一下,有点痛,但又有点舒服。

    她现在至少有了三千年的道行,而这些都是重乙给的。

    银罗没有说话,只是在想,她这算什么呢?

    在重乙的眼中,她又是什么?

    面对银罗的沉默,重乙并不在意,他又说“炎真杀了梼杌还取了它的丹,只不过,断了一条胳膊。”

    银罗心一惊,她缓缓地回过头,对上重乙的眼睛。

    他眸光灿烂,天真而又邪魅。

    他顽皮地在银罗的唇上啄了一下,道:“你去照顾他,让他爱上你,甘心成为你的炉鼎!”

    重乙轻声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