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此情唯有君不知 > 第十二章 离别恨

第十二章 离别恨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 离别恨

    “银罗,你算什么东西,你只是我的炉鼎,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以为死了就会伤到我?”炎真眼眶一红,神情难过,却偏偏要挤出一抹森冷的笑意。

    “我是谁呀,我是高高在上的凤凰,我想爱谁就爱谁,想恨谁就恨谁,别以为你能让我难受,我不会的!”炎真隐忍地说着。

    因为无法接受银罗的死,炎真悔痛着,却不愿承认自己在乎银罗。最后将手里的玉牌丢在了一方盒子里,在外面加了一道封印。

    他冷冷地看着被封印在盒子里的东西,嘴角一扯,眼中的哀伤却还是大过脸上的厌恶。

    他说:“我会再找一个炉鼎来代替你!”

    他的眼泪却不禁自眼角落下来,砸在了他的衣袖上。

    炎真怔了一下,他抬起手,冰冷的手指轻轻地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最后大笑起来:“眼泪么?竟为了你么?”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高高在上的他竟然会因为银罗而流眼泪,他凤凰一生没有眼泪这种东西的,可竟是为了一个炉鼎。

    真可笑。

    “贱人!”炎真愤怒地挥手,一道玄力冲过去将上了封印的盒子掀落,最后滚在了地上。

    一个炉鼎竟让他尊贵的凤凰落泪,炎真受不了这种刺激,当下就冲出紫明殿,要出去找个新的炉鼎证明自己没有疯。

    那一天,所有人都看见了,炎真化作凤凰翱翔九天,最后消失在紫泽境内。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当时真的疯了。

    炎真来到人间,见过不少美貌的凡人,妖怪,还有散仙,他以为只要是个漂亮的女子,他都可以跟她上床的。

    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看着怀里脱光的女人,看着她使出浑身媚术来勾引自己。他却一动不动,喝了口茶,最后将脱光的女人扔了出去。

    越是如此,炎真便越是不甘心。

    他甚至连青楼那种地方都去了,面对香艳的美人,他竟完全没有心思,甚至极其厌恶。

    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他的炉鼎。

    但他没有放弃,一次一次尝试,一次一次失败。

    他在想,即使是殷殷在他怀里,他也力不从心。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也是失败中缓缓清醒。

    仙界十五天,人间已经十五年过去。

    炎真离开仙界的这个半个月,仙界安宁,殷殷也到处找人打听炎真的下落,可炎真敛去了仙气,没有谁知道他藏在哪里。

    人间,云国。

    炎真已经不再执著地去证明自己可以找个炉鼎代替银罗了,因为,除了银罗,他谁也不想碰。

    近两年,他就躲在开元寺里,经常栖息在一棵梧桐树上,听着经文和钟声,消除心底的痴魔,偶尔也会放一张琴,在梧桐树上弹一弹,打发时间。

    这天,有一男一女来到梧桐树下,青天白日就抱在一起,因二人动静实在不小,生生吵醒了树上浅睡的炎真。

    他垂眸看下去,只见一个二十左右的紫袍男子搂着一个十五岁模样的白衣少女,二人面红耳赤的,应该是情难自禁了。

    紫袍男子捧着女子的脸,靠着梧桐树,低头就要吻上去。

    结果白衣少女反抗地推开了他,喘着急促的气息,惶恐而小声地说:“殿下,不可以。”

    紫衣男子似乎有些恼了,他抵着女子,拧紧眉头,不悦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有什么不可以的?”

    说着,紫衣男子便又扑过去,在少女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少女拼命的抗争,慌乱之中甩了男子一耳光。

    男子当时就懵了,他动作停了下来,看着近在眼前的慌张少女,脸色一沉:“玉银罗,本宫给你脸,是你自己不要!”

    少女的手臂垂在身侧,不停地发抖,她解释道:“殿下,我,我不是故意的。”

    男子后退一步,目光全无刚才的炽热,双瞳尽是冰冷:“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本宫,却又假装矜持不肯服侍本宫。玉银罗,本宫很忙,没空陪你玩什么欲擒故纵。”

    男子话音一落,转身就离开了。

    白衣少女怔怔地站在梧桐树下,脑子里全是刚才的事情。

    她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心底更加惶恐起来。

    树上的炎真冷嗤一声,又靠着树枝枕着自己的琴闭上眼睛,也没有细看树下的少女长得如何,反正,他对女人也没有兴趣了,更没有兴致去看她长得如何。

    不一会儿,少女就擦了擦嘴角,整理了自己的头发,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离开了。

    开元寺的前庭。

    “玉银罗,这三天你可要好好的待在禅房里抄写经文。”紫衣男子冷冷分咐道。

    白衣少女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惊慌地收回视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她是云国丞相府的玉家嫡女,名唤玉银罗,年芳十五,因皇家赐婚她与太子,她不得不领了圣旨前来抄经三日,这是云国皇室婚嫁的习俗。

    紫衣男子不耐烦地转身,由一干人等拥簇着离去。

    玉银罗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她竟有点害怕这样的太子。

    明明,她从小就喜欢太子的,明明太子也说过喜欢自己的,可是刚才在梧桐树下,玉银罗几乎怀疑,那不是同一个人。

    这次是太子亲自送银罗来开元寺的,匆匆安顿好她之后,留了一百名侍卫在寺外,还留了两个侍女陪她。

    是夜

    银罗坐在禅房里,对着幽微的灯下抄经,因为日子实在是清苦无聊,侍女小兰和小翠都坐在旁边睡着了。

    突然,院外传来一阵阵悦耳的琴声,玉银罗心中一怔,好像这曲子能够穿透她的灵魂一样,深深地吸引着她。

    银罗放下笔,起身走到门前,先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

    她来开元寺的时候,太子就说过,入夜不可出门。

    玉银罗实在是被那幽幽的琴声吸引了,借着月光,她来到后院一颗梧桐树下。

    只见树上坐着一袭白衣的长发男子,膝上放着一张琴,背影神秘,长发垂落,好像天上的神仙,高洁如玉,不染纤尘。